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南半球常客
2000年4月17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


附: “笑陶君”對“堅決不簽名者”的揭露  

  奇怪。──回答“打南半球常客: 最重要的歷史事實是六三凌晨的逃跑決定”

     送交者: 笑陶君 于 June 21, 1999 11:49:41
  >“9。根据戒嚴部隊的報告,郭海峰在六三晚上,被部隊逮捕。
  > 當時部隊把廣場的學生分塊包圍后,逐塊搜捕學生領袖。”

  這倒是新鮮事,關于清場的各個方面的說法五花八門,恕我無知,還是第一次听說有部隊在廣場上把學生分塊包圍后搜捕學生領袖的事。既然閣下當時在海外,能否告訴我們你是咱們知道這些沒有其他人知道的消息的?如果是在報刊書籍上看到的,能否告訴我們出處?如果是你對當時人的訪談,能否至少告訴我們是什么樣的人(姑且假設他或她要為他的安全擔憂的話)?如果你是從當局的內部文件上看來的話,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們是發到哪一級的文件? (64memo中華富強´89)

  其實,郭海峰被捕的原因,根据官方的公布(見當時戒嚴指揮部張工的講話)和廣場當事人的回憶,都是說他是和几個人一起坐著公共汽車沖向正在金水橋附近集結的戒嚴部隊時被捕的。這么容易核對的事情,只要是稍微有一點“實事求是”的態度,本來是不至于如此瞎編的。由此一例,你的其他說法有多少根据,實在令人怀疑。

  我讀到過南半球常客反駁你的文章,几乎每一個具体的事件,他都引用不同出處的說法來互相印証。我以為這才是負責任爭論和弄清事實的態度。我不大愿意太rude,但是看到居然有人可以這樣理直气壯地編造歷史事件的細節,才真正体會到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


附: “堅決不簽名者”的“回應”  

  我為什么要砸六四精英的招牌。

  送交者: 堅決不簽名者 于 June 24, 1999 13:38:55:

  六四精英的秘密逃跑的秘密,我早就清楚。但是由于我對李鵬個人作為戒嚴總指揮的屠夫形像充滿厭惡,只要李鵬做一天總理,我就一天不會講。 當朱熔基出任總理后,我也不想去翻別人的老底儿。 如果六四精英打著六四的牌子,混口飯吃,我何苦去砸人家的飯碗呢?

  但是,最近以來,出現了貶朱褒李的思潮,一些民運分子顯然把平反六四的矛頭對著朱,而不是李。 朱熔基反出許多貪污犯反成了朱的錯誤,說什么:越反貪污,貪污越多。而對李鵬卻充滿了贊揚。說李鵬不貪污,說人家李鵬不是六四開槍的命令者,又說如果李鵬平反六四,可以原諒他。而對于李鵬做總理期間,對貪污不查不抓,造成空前的貪污大泛濫,卻一筆購銷。 在這同時,天安門一代打出了百万人六四网上簽名運動,矛頭顯然對著朱的政府。 我很怀疑這是倒朱樹李的陰謀的一部份。 所以,我坐不住了,不得不寫下了,“堅決不簽名(I) (II) (III)”。痛斥六四精英的秘密逃跑的兩面派行為和港支聯的黑手陰謀。 (64memo祖國萬歲-1989)

  我的文章有人支持有人痛罵。 最恨我的要數港支聯了。因為它在香港立法院中,從此背上了六四黑手嫌疑。 許多人甚至罵我是网特。 其實我差一點被打成反革命。我在中國吃過很多苦。 正是因為如此,我很明白今天的中國政治已經比二十年前有了天翻地覆的進步。所以我特別珍惜今天。

  我們雖然不能把中國人的幸福寄托在明君上。但是在目前的中國實際的政治制度下,明君和昏君的執政是大不一樣的。所以我全力支持朱。 一切從中國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出發。我不計較個人恩怨。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紐約六四紀念會﹕六四錄像《回響》﹐1997年6月4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鎮壓時紀念碑學生錄像﹐1990年6月4日2時。
  • 南半球常客﹕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2000年4月17日。
  • 六月血﹕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2000年5月15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海明﹕清華教師六四回憶錄﹐1999年5月18日。
  • 六四檔案﹕最後的紀念碑﹐1989年6月4日。
  • 全球“六四”十五周年紀念籌委會﹕八九“六四”……永遠無法抹去的記憶--“六四”十五周年全球徵文啟事﹐2004年3月5日。
  • 六四檔案﹕紀念碑台階﹐1989年6月7日。
  • 趙紫陽﹕胡耀邦追悼大會上的悼詞﹐1989年4月22日。
  • 北京青年報﹕趙紫陽會見戈談話--絕食日志:絕食第四天(89.5.16星期二)﹐1989年5月16日16時。
  • 網路圖片﹕參加八九鎮壓的軍官李曉明先生在墨爾本“六、四”紀念會上﹐2003年6月4日。
  • 方勵之﹕致鄧小平的公開信﹐1989年1月6日。
  • 曹長青﹕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曹長青)--全球記者們的失職﹐2001年6月8日。
  • 網路圖片﹕紀念碑詩抄﹐1989年4月16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