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南半球常客
2000年4月17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
  

----- 對“堅決不簽名者”的揭露  

  南半球常客 于 April 17, 19100 00:24:20:
  大中華強國論壇
  http://www.dschina.com/forum/messages/7359.html
  現在改口只會越抹越黑──最重要的事實是編造“六三凌晨已經逃跑”的謊言 
   發表新貼瀏覽論壇注冊筆名版主管理論壇舊版
  現在改口只會越抹越黑──最重要的事實是編造“六三凌晨已經逃跑”的謊言
  所有跟貼•加跟貼•大中華強國論壇
  送交者: 南半球常客 于 April 17, 19100 00:24:20:
  回答: 答堅決不簽名的臆造者 由 南半球常客 于 April 17, 19100 00:23:20:
  現在改口只會越抹越黑──最重要的事實是編造“六三凌晨已經逃跑”的謊言
            南半球常客

  >> 送交者: 打南半球常客 于 June 21, 1999 10:57:04:
  >>

  >> 最重要的歷史事實是六三凌晨的逃跑決定
  >> 堅決不簽名者
  >>
  >> 1。我的文章的最最重要地論點是:在六二傍晚,當高自聯的頭頭得知戒嚴部隊
  >> 的确切時間后,開了緊急常委會,作出了六三凌晨提前秘密撤离廣場地決定。
  >> 其他內容都是為了支持這一論點。

  也就是說,你現在承認“其他內容都是為了支持這一論點”而編造的了?既然你“其他內容”都是編造的,還好意思厚著臉皮讓人相信你“這一論點”嗎?

  其實,你這文章最最重要的要害是假冒“揭發內幕”面目,編造“柴玲和大部份高自聯指揮部成員在6月3日凌晨三點左右已經偷偷地逃跑”的謊言。現在你編造謊言的真面目已被我的文章戳穿,再來改口已經太晚。況且,你又怎么解釋得通“「有沒有六三凌晨逃跑的事實」不如「有沒有六三凌晨逃跑的決定」重要”“這一論點”?

  你恐怕不知道,柴玲确實說過想要提前撤离,到南方去發動學運的話。但那不是在六二或六三,而是在五月二十七至二十八日。而吾爾開希和《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正是因此最激烈地抨擊柴玲的人中的兩個(參閱《北京之春》95年7月號第72頁《群英會:八九民運研討》,見http://bjs.org/bjs/26/72-a,72-b,72-c。此外,《北京之春》95年5月號至8月號的還有其他許多文章与回憶,見http://bjs.org/bj2/index.html)。胡平更因此形容柴玲此說有“讓別人流血,自己求生”【異】,吾爾開希也一再地至質問“屠殺我們沒有責任,但是避免屠殺,我們有沒有責任?”但沒有人否認,在事實上柴玲并沒有“讓別人流血,自己求生”,而是在廣場上堅持到最后。因此,吾爾開希還說,“說到天安門廣場,首先對于真正堅守在天安門廣場的人,我想每一個人都的确是非常值得欽佩的,包括柴玲在內,我們大家都非常敬佩。堅守在天安門廣場到最后一分鐘,非常了不起的”(同前)。 (64memo.com-2004)

  >> 2。 如果你是柴玲或李錄的朋友, 請你打個電話問他們,有沒有這回事?然后
  >> 再把回答公布在网上。 這不是清朝內宮的事。當事都活著,為什么裝聾作啞?
  >> 還不是心中有鬼嗎?
  >> 3。 如果是柴玲或李錄要你為他們辯護,請免了,我不愿意与代理人辯。

  很可惜,我從來沒有和柴玲或李錄(以及封從德)打過任何交道,也不喜歡這三個人(我認為這三個人是學生中激進派的代表,而學生中的激進派在使八九民運未能“見好便收”這一點上負有責任),這在我對你的回應的回應中已經表示過,看來你是從來不認真讀任何東西的。不過,如果你能弄到柴玲或李錄或封從德的電話號碼(你的老板應該會有),不妨公布在网上,必有好事的网友會打電話給他們。 (64memo.com/2004)

  我之所以出來駁你,是因為你編得太粗糙,太胡編亂造,海外任何一個八九年以來一直讀書看報的人都能輕易戳穿你,而我又碰巧正是一個在海外八九年以來一直讀書看報的人。

  我來駁你,引用的都是在网上查得到的資料,并提供了网址,讓讀者可以查對(有些資料,如侯德健与周峰鎖的証詞,以前在書報或電視上看過,但不知道网上也有,所以初稿上沒用。后來發現了网址,就加了上去,這就是為什么會有“增補本”)。這些資料見諸媒体的時間,有八九年、九一年、九三年、九五年、……直至九九年。這些資料的來源,都是六三至六四之夜在場者所說或所寫的,并相互印証。這些資料所講述的事實,基本都是公開場合發生的事,可以有很多目擊者做証,特別是六四凌晨柴玲在天安門廣場講話、封從德主持表決等事實,都有上千人在場,根本不可能臆造的。 (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反觀你的所有文章,全都遮頭蓋面,沒有旁証,沒有人名,沒有資料來源,更沒有地方查証【同】,還恬不知恥地自稱是“調查”!你自己不是目擊者,偏偏描述一大堆無處可查的詳細情節企圖誤導讀者。這里真假還不清清楚楚嗎?你的用心与背景還不清清楚楚嗎?讀者們心中自會有判斷。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順便指出,你現在不再用“柴玲李錄吾爾開希”的說法而改用“柴玲或李錄”,說明你默認了我對你粗織爛造的文章的另一個駁斥。你的文章居然把比王丹更主張撤的吾爾開希【反】說成是和柴玲李錄一起反對王丹撤的主張,滑天下之大稽。 (64memo.com-1989)

  >> 4。 我的文章只貼一次,一共四篇。不簽名(I),(II), (III) 加上上次答你的。 在(I)
  >> 里我就講自己在六四時是中國留美學生,參加過華盛頓520還紐約528大游行。
  >> 5。 如果柴玲或李錄承認的确作出過提前秘密撤离廣場地決定,就沒有必要全
  >> 文公布《回顧与反思》的內容于网上,我可不是拿老美的錢的人有那么多時間。

  我知道你不是拿老美的錢的人(雖然,如果你現在仍住在美國,卻又不是拿老美的錢,會讓別的人感到奇怪),這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經暗示過多次了。其實正是因為如此,你才有更多的時間。不像我們大多數海外華人,因為要老老實實地以自己的血汗去賺老澳老美或老歐老亞老非的錢,沒有時間整天泡在网上(這就是為什么我在二十多天后才看到你的謊言)。只是你這樣既倦于讀書報又不會查資料,卻尸位素食地浪費中國人民的血汗,竟毫不羞愧嗎? (64memo中華富強/89)

  >> 6。如果柴玲或李錄公開否認作出過提前秘密撤离廣場地決定, 再全文公布《回
  >> 顧与反思》的內容也不遲。 因為這會有更好的戰略效果。

  別自己騙自己了,《回顧与反思》一書柴玲李錄封從德他們有份編的。也不是几個月前才有的,而是几年前就出了,封從德1995年在《背离歷史的歷史總結──對當前爭議的几點質疑》一文的結尾還推銷過(見http://bjs.org/bjs/26/32):

   “因此,我建議:

  一、适時召集一個討論會,對柴玲錄像、李祿《移山》、卡瑪《天安門》作
  一深入的探討,由當事人和學者等諸方共同以嚴謹的態度盡可能地對八九年的
  歷史作些澄清和深入核實。此會建議由《北京之春》發起和主持。
  二、民運團体成立長期的歷史調查机构,長期作下去,至少可以廣泛收集
  “六四”死難者的情況,及八九年的一些關鍵史實。
  三、希望社會各界關注八九學生對史實的整理工作,并予應有的支持。最富歷
  史諷刺意味的是,八九年捐給學生的全球上千万美元的捐款,皆落到了形形色
  色的非學生的政治團体手中,而九一年“巴黎會議”的八九學生只得到八九年
  捐款中來自全美學自聯轉交的几千美元,連會議資料也無錢出版,最后由德國
  萊茵筆會整理出版,竟只印了二、三百本(《回顧与反思》),且多由几位德
  國同學捐助!
  今年五月二十七日,全球三十位八九同學開電話會議,共同發起一個“八九
  檔案”的全球電腦网絡,收集八九史料的計划,望慧者助之。我受大家信托,
  承擔其籌建工作,茲留下我的E-mail地址:feng@ext.jussieu.fr望有心者聯絡。
  另,《回顧与反思》,可向如下地址郵購(三十馬克):
  Lai Yin Forum e.v.
  c/o Dr. Hu Bo
  Fleming Str. 127
  81925 Munich
  Germany
   ”

  >> 7。最近,柴玲說過,在六三那天,她改變了主意。請你打個電話問她。為何改
  >> 變了主意,她跟誰聯系過了?這個人是誰?他說了些什么?別以為我們不知道!

  你的老板竊听了她的電話是嗎?既然你知道,就說出來好了(最好注明資料來源出處),別吊我們讀者的癮。

  >> 8。以前的辯論,從未提及六四頭頭騙廣大學生于廣場送死的陰謀。古今中外,
  >> 歷來的群眾政治運動那一次不是當頭的愚弄下面的群眾?群眾是頭頭用來達到
  >> 某种政治目的的工具甚至炮灰。 六四也不例外。

  對,市民和士兵都是鄧李等人的炮灰。中共還在利用象閣下這類的工具去愚弄下面包括“現在的學生”在內的群眾,以便將來還能有炮灰。

  >> 9。根据戒嚴部隊的報告,郭海峰在六三晚上,被部隊逮捕。當時部隊把廣場的
  >> 學生分塊包圍后,逐塊搜捕學生領袖。

  第一,你中了所謂“有更好的戰略效果”的計了。既然,郭海峰在六三晚上被部隊在廣場逮捕,那么你的文章中,郭海峰是六三凌晨做逃跑決定的“高自聯指揮部成員”中的一個,在“臨跑前”說了一句“是不是可以叫學生們也一起撤”的話,而6月3日中午12點以后“高自聯指揮部的頭頭全跑了”,且其他學生一個下午也沒找到一個高自聯頭頭,“戒嚴指揮車的喇叭叫高自聯的頭頭走出來”也“沒有人走出來”等說法,都從何說起? (64memo.com-2004)

  第二,“根据戒嚴部隊的報告”,郭海峰并不是因“當時部隊把廣場的學生分塊包圍后,逐塊搜捕學生領袖”而“在六三晚上,被部隊逮捕”的。請看解放軍文藝出版社于九三年出版的《鋼鐵的部隊:陸軍第三十八集團軍軍史》

  (http://www.cnd.org/HXWZ/ZK94/zk41.hz8.html#2):

  六月四日四時三十分,清場開始。在軍區的統一號令下,我集團軍炮兵旅、
  工兵團的部隊和第一一二師四十二輛裝甲車,共計兩千多人,同兄弟部隊
  一起,由北向南進行清場。在此之前,抓獲了企圖燒毀天安門的“高自聯”
  常委、秘書長郭海峰等六人,搗毀了暴亂份子的精神支柱“自由女神像”。

  希望我對你的揭露,不會讓你失去飯碗。因為你這种粗織爛造的文章出得越多,你老板的真面目在國內外“現在的學生”面前暴露的越清楚。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