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南半球常客
2000年4月17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
  

南半球常客  

  奇怪的是,你的前一文說是你的親身經歷,現在又變成听說的了! (64memo.com - 1989)
  也就是說,你現在承認是你臆造出來的了 ?
  能否把《回顧与反思》全文放在网上,讓讀者對照?
  能否告訴大家,郭海峰六三晚上到六四凌晨的行蹤?

  我引用的材料不全是《北京之春》上登的,請你讀認真點;我之所以引用《北京之春》等材料,是因為它們可以在网上查到,方便讀者對照。你能做到這一點嗎?

  我引自《北京之春》的那些材料是由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就不同的話題所說或所寫的,刊載(或轉載)在不同期號与年份《北京之春》上。它們只是說者与寫者的意見,而不是《北京之春》的意見。那些說者与寫者之間意見就各不相同(特別是在柴玲等人是否有責任方面),有著激烈的爭論,根本沒有可能在編造事實方面串通(更何況很多事實,如封從德主持口頭表決、劉曉波在清場時有立功表現等,都有中共官方公開出版物佐証)。你還是把它們都認真讀一遍再來發言吧; (六四檔案/89)

  看的出來你從來沒有看過《北京之春》。《北京之春》經常登正反面兩种意見的文章(例如從前胡平与顏真的大辯論),你既然沒有投過稿,就不要預先臆想他們不會登,除非你對你自己文章的質量沒信心(如果你真是對你自己的文章質量沒信心,那末請相信,這是你唯一弄對了的地方。你的老板的錢白花了)。《北京之春》不是《人民日報》,有質量的爭論會幫他們擴大銷路,傻子才不登; (六四檔案-89)

  我的文章并不是要否認或証實柴玲是否說過什么(其實我本人對柴玲李錄封從德等激進派很有看法),而是要揭穿你說謊造謠的真面目!


附原文:  

  回答: 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由 南半球常客 于 June 17, 1999

  20:53:13:

  《六四精英隱瞞重大歷史細節就是偽造歷史,就是為了隱瞞歷史罪責》

  堅決不簽名者

  一。前言

  十年前的六三晚到六四凌晨,北京發生了一場惊天動地流血事件。它的粗條條是很簡單的。

  現在人們所能記住的是學生游行、廣場絕食,進而靜坐,政府先是戒嚴,進而武裝清場,兵民沖突,兵士開槍,學生死亡,頭頭逃亡。這是一個簡單的圖像。但是它的輪廓不夠清楚,也不那麼立体,特別是沒有重要的細節。

  在政府方面,也有很多細節值得探討。最大地秘密就是老鄧是怎么命令的。當時李鵬如此地賣力不就是想推翻趙紫陽取而代之嗎?

  為什么老鄧沒有賞給這個大功臣一個總書記的寶座呢?為什么趙紫陽敢在中央擴大會議上不認錯,還反擊說陳希同(及其后台李鵬)寫假報告誘使中央作出錯誤的戒嚴決定。 而老鄧又放他一馬,說讓他想三年再說(實乃不了了之)。

  除非把所有資料公布,否則這些細節,對老百姓來說,就象是清歷史上康熙皇帝到底傳位于四子還是傳位十四子,將永遠無法弄清的。

  在學生方面,最大的細節是為什麼原定在5月30日從天安門廣場撤出全部學生,后來又不撤了呢?


二。學生領袖的六三凌晨秘密逃跑的歷史事實是怎么調查出來的?  

  一開始,我并沒有去調查這個問題。我所要調查的是從六三晚到六四凌晨,天安門廣場有沒有死人。89年6月3日(星期六),美國東部時間中午時分,傳來了北京戒嚴部隊向學生与市民開槍的消息。我們就一直坐在電視机前,看著北京來的電視新聞。我們看到了,一輛平板車上躺著一個流血的學生飛快地馳過北京的大街。我們看到了,四個學生吃力地提著公園的長木椅當擔架送流血的學生到醫院。他們的臉是那么的疲乏和焦慮。 (Memoir Tiananmen/2004)

  我們又看到了,在醫院里,一個女學生的左邊的裙子都是血,顯然是左下腹部中彈。 看到這些血淋淋的鏡頭,我們在美國的留學生的心都碎了。過來几天,人民日報上說天安門廣場上沒有死一個學生。李鵬的筆杆子袁木說一共只死了二十三個學生。(故稱他為袁二十三)。我們對這些數字是不相信的。

  但是,報上又引用了候德建的話。他說:他沒有看見天安門廣場上死人。他的話使我感到惊訝。在廣場上有几千學生,如果他們与部隊沖突起來,還能不死人?何況,戒嚴兵士在掃蕩外圍時已經殺紅了眼,而學生必然為已經死亡的學生憤慨無比。看來天安門廣場的大留血是不可避免的。調查的最好方式是問那些從六三晚到六四凌晨待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這近十年問下來也問了几十個人。他們來自十几個北京和外地的高校。調查方式包括面談,E-MAIL 和電話等。他們的回答大致相同:戒嚴部隊把他們包圍起來后,先是朝天開的槍,很多人也看見候德建向戒嚴指揮車走去。 (64memo.com/2004)

  后來就按戒嚴部隊命令從東南方向撤离廣場。都說沒有看見死人。一個女學生說:他班上有個男生的腿跛了,是被從碑上崩會來的子彈碎粒打坏的。

  但是一個北京工大的學生的的講話引起來我的注意。他一口咬定,六四頭頭在部隊來到廣場之前,早早逃离了廣場。他說在六三下午五點左右,長安街上流血的消息已經傳遍廣場,形勢非常緊張。他去找頭頭,不論是柴玲,李錄或吾爾開希,一個也看不見。

  當時要找頭頭的人還很多。他說有一個跡象可以証明頭頭是逃离了廣場,那就是指揮部的糾察隊不見了。他說指揮部的糾察隊實際上是頭頭的御林軍。一個任務是保護柴玲,李錄或吾爾開希等頭頭,不要被公安部的便衣抓去。所以高自聯御林軍在指揮部外設了好几道糾察線,任何非學生模樣的人休想通過。 就是普通學生通過也要被查詢。

  另一個任務是鎮壓一切企圖推翻柴玲,李錄和吾爾開希的領導核心的學生政變,特別是誰如果想占領廣播站,一定會被痛打。 這支高自聯御林軍還跟叫做“飛虎隊”的社會流氓組織聯防。他說在六三下午,這支高自聯御林軍不見了,沒有糾察線了。御林軍不在,皇帝一定也不在。在這以后的調查中,我就順便問以下的問題:你們在六月三日白天有沒有看見柴玲,李錄和吾爾開希等頭頭。有人說上午還看見李錄的。但是一致的答案是,六月三日中午過后,所有頭頭都不見了。 (六四檔案´89)

  另一個問題是,他們什么時候撤离的呢。五月十九日傍晚那次撤离是在學生眼皮底下撤离的。這一次竟無人看見。但是有一個學生說,郭海峰曾跟他講六月二日晚上,高自聯常委要開會。如果這些情況都屬實,那么高自聯頭頭的撤离廣場的唯一可能的時間是六月三日凌晨,也就是趁廣場學生在睡夢中的時候。

  取得突破性的調查是高自聯部分頭頭的回憶錄《回顧与反思》。(香港出版)這本書清清除楚地寫是在六二深夜到六三凌晨的的高自聯常委會上作出來,指揮部全体成員提前秘密撤离廣場地決定。書中也寫了只有郭海峰一人對頭頭的提前撤离決定表示反對。(260頁)。撤离的原因是他們得知,戒嚴部隊要在六月三日白天武裝清場。在書中,明明白白地寫著如下的話:郭海峰表示,“作為指揮人員,學生都沒撤,提前撤對嗎?”而柴玲則說。“提前撤是保護火种。” (64memo.com-1989)

  這本回憶錄已經出版好几個月了,至今沒有一個當時開會的頭頭,包括柴玲,李錄和吾爾開希,公開出來否認書中的指責。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天安門學生領袖曾作出了六三凌晨從天安門廣場秘密提前撤离的得決定”是個歷史事實。


三。學生領袖的六三凌晨秘密逃跑是精心策划的  

  在《回顧与反思》書中寫明,學生領袖把秘密提前撤离廣場的時間定在六三凌晨的原因是他們得知,戒嚴部隊要在六月三日白天武裝清場。 如果消息說戒嚴部隊是在六月二日白天清場呢?

  很明顯他們就會把秘密撤离的時間提前到六月二日凌晨。如果消息說戒嚴部隊是在六月四日白天清場呢?他們又會把秘密撤离的時間推遲到六月四凌晨。

  在戒嚴以后,學生領袖一直在打听部隊武裝清場确切日期的情報。而且情報來源的檔子很高。据說負責打听情報的是吾爾開希。

  北京高干同情學生運動的人不少,起碼趙的幕僚會幫忙的。再說,有港支聯的財政后台,也能買情報。學生領袖的計划顯然是根据确切的武裝清場日期來安排他們秘密崆俺防牘慍〉氖奔洹?p>《回顧与反思》中還寫了一個很重要的歷史事實。那就是為何在五月十九日傍晚,所有指揮部頭頭匆匆忙忙撤离,一副逃命的樣子。 因為他們得到消息,十九日晚上,政府要來鎮壓。(請讀207頁)。 (64memo.com´89)

  (有人把戒嚴消息提前通知了高自聯頭頭)。當時目睹所有指揮部頭頭撤离的學生很多。李錄代表高自聯向在場學生解釋是暫時撤离。有人問,學生是不是也撤离。

  李錄說“學生一撤离,我們就全完了!”這表明把廣場地學生當作肉盾在五月十九日就開始了。

  李錄的“學生一撤离,我們就全完了!”的話清楚表明為何他要和柴玲,吾爾開希一起推翻王丹的5月30日從天安門廣場撤出全部學生的決定。書中(208頁)說,過來兩天,看看沒有鎮壓,又會來了。一個問題是,如果有鎮壓呢?顯然,他們就不會回來了。

  書中說:他們每人發了一千元保命費,准備打入地下。這不是很明顯嗎?他們就是要避開政府的武裝鎮壓,而讓留在廣場上的學生獨自面臨政府的鎮壓。所以說他們對學生的欺騙和出賣從五月十九日就開始了。如果反過來,六月三日沒有武裝清場,以后連著几天也沒有武裝清場。這批頭頭又會象五月二十二日下午那樣重新回到廣場,再鬧一陣子,然后在得到确切的武裝清場情報后,再一次秘密逃离廣場。一直到戒嚴流血為止。 (64memo中華富強 - 89)

  89年,嚴加其編了一本“六四天安門事件大事記”。(賣$10一本)其中寫,當老鄧的小女,得到部隊武裝清場确切日期后,急得不得了,打了很多電話,找了很多趙的人,要他們通知學生領袖,務必在部隊武裝清場前把學生從廣場撤离出來。

  但是,不管學生領袖的情報時從那里來的。我認為提供情報的人是希望學生領袖在部隊武裝清場前把學生從廣場撤离出來, 以避免流血, 決不是要學生領袖們單獨撤离而把上千學生丟在廣場上。


四。 香港支聯會的黑手作用  

  六四學生領袖堅決否認,港支聯在他們推翻王丹的“5月30日從天安門廣場撤出全部學生的決定”的這件事上的影響。有個叫細細的(网名)荒唐到竟然說:“因為陳希同的報告上沒有,所以不存在港支聯的黑手!”港支聯在十年前的黑手作用在前不久的香港立法院被議員們窮追猛打,許多歷史事實無法解答,黑手嫌疑難消。為了挽回政治影響,現在港支聯推出一种“客觀黑手論”的解釋。意思是,他們本意是支持民主的,不料客觀上起了推波助瀾得作用,并對此表示後悔。 請看香港中國時報的1999/6/5報道: (64memo.com-1989)

  在對北京學生領袖提供物資支持時,曾對他們建議可以選擇絕食途徑向政府施壓的前「香港學聯」理事、「岭南學院學生會」主席陶君行,則對電視台記者指出,當他回顧十年前的舉動,最後悔的有兩件事,一是不應該對北京學生領袖建議絕食,二是不應在廣場學生已經有撤退跡象的五月底,自香港運送金錢、食物和帳篷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令政府方面最後下定決心以武力清場,造成如此多的人傷亡。 (64memo.com/2004)

  這里很清楚,連港支聯也承認柴玲,李錄和吾爾開希他們推翻學生撤离廣場的決定是和香港運送金錢、食物和帳篷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有關的。當然最關鍵的人物是負責送錢送物的特派員--前「香港學聯」理事長林耀強,他到底与六四學生領袖們說了些什么呢?有沒有作出協助逃亡美國的許諾呢?他緊急北上送錢送物的目的不就是為了阻止北京學生從天安門廣場撤退嗎? (64memo.com-2004)

  既然是港支聯建議北京學生領袖搞絕食,又通過特派員林耀強的策划一舉推翻王丹的決定,港支聯能對學生領袖對抗戒嚴失敗后的出路不管嗎?請听港支聯頭頭現任香港民主党區議員的陶君行說:(中國時報的1999/6/5)

  香港人的絕食行動只是一种向政府施壓的姿態,不會絕食至死,但北京學生就不一樣,他對此感到非常遺憾。這完全是企圖推托港支聯罪責的謊言。北京的六四學生領袖從來沒有想去死,“宁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話是為了騙學生群眾留在廣場上。北京的六四學生領袖之所以跟戒嚴對抗到底,就是因為港支聯為他們提供了一條逃亡美國的后路。


五。 越描越黑  

  很多人為六四學生領袖辯護,他們是在看到六四流血后才決定逃亡美國的。不妨假設事情真是這么樣。那么這批六四學生領袖在六三凌晨秘密撤离天安門廣場后,一定待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后打開電視和收音机,觀察廣場的事態發展,而他們准備逃跑的小汽車一定等在門外。

  他們等呀等呀,等了一個上午,也沒有見流血,他們會怎么想呢?他們會想:這個情報到底准不准?如果情報不准得話,還要不要會去?万一回去了,下次得不到情報,被活抓,怎么辦?等到中午十二點,戒嚴指揮部通告在電視台和電台反复廣播了。他們會說,要出事了,看來情報是准的。他們會為廣場上上千的學生安危想嗎?他們會為那些被派去阻擋軍隊的學生安危想嗎?不會的!學生的生命對他們來說就象是棋盤上的棋子。他們不在乎一些棋子會被吃掉。也就是說他們不在乎一些學生會死去。他們在乎的是怎么利用丟子來贏棋。 (六四檔案´89)

  他們只想用學生死亡來為他們獲得最大地政治好處。所以當木樨地和六部口的學生与市民(包括丁恿氐畝?流血慘死時,這批六四學生領袖帶著胜利的笑容,坐上了小汽車,向廣州飛馳而去。因為他們知道,美國的大門是對他們已經敞開了。


六。 后記  

  我的文章,并不是寫給那些借民運謀私利的人看的。我是寫給中國的普通老百姓看的。寫給現在的年輕人看的。特別寫給在六四中失去了子女的父母看的,他們自會有定論。我支持朱熔基,朱熔基今天的反貪污,体制大改革等要系列措施,正是當年趙紫陽在89年想干而無法干的事。我支持朱熔基,正如我89年支持趙紫陽一樣。正如我86年支持胡耀邦一樣。現在海外民運雜志,只容許一种觀點。我的文章能在北京之春發表嗎?他們許多人明明知道六四精英的提前秘密逃跑,就是幫著隱瞞。因為他們不想讓六四精英的兩面派面貌暴露。 (64memo.com - 2004)

  有人居然在网上說六四運動已經有定論,不要再重新討論了。我要問,你們寫了上千上万字的文章,提到過六四頭頭的提前秘密逃跑嗎?提到過港支聯的黑手作用嗎? 如果都沒有, 統統重寫!

  南半球常客所提的北京之春的文章救不了六四逃兵的政治前途。六四精英企圖通過別人的文章掩蓋自己出賣廣大六四學生的兩面派面貌已經失敗了! 假的就是假的,偽裝就得剝去!

  所有跟貼:

   現在改口只會越抹越黑──最重要的事實是編造“六三凌晨已經逃跑”的謊言 - 南半球常客 (10424 bytes) 00:24:20 4/17/100

   (735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