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南半球常客
2000年4月17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
  
  同一文中,香港樹仁學院傳理系學生李蘭菊則回憶到:

  在紀念碑的第二層探望侯德健和劉曉波等人后,我就与林耀強他們失散了,我
  一個人返回指揮部,看到吾爾開希和程真。吾爾開希不斷催促我回飯店去,說
  這里危險,又說這是他們北京人的事,不要我這個多事的香港人來管。我于是
  拉著程真,說要和她去找林耀強他們,一起堵截軍車,吾爾開希這才不再叫我
  离開廣場,只是說找到林耀強后,不要再去堵軍車,要回到指揮部。我們回到
  指揮部時,他說:「我死后,你們得抬著我的棺木游行,讓我再看看長安街和
  這個廣場。」廣播站傳來了軍隊開槍殺死同學的消息。吾爾開希走到廣播站,
  很激憤地說:「我們要誓死保衛天安門廣場,我們要与人民英雄紀念碑共存亡!」
  激憤的聲音忽然中止了。跟著有人在廣播中叫喚通知救護車和找氧气筒。我沒
  有看見吾爾開希被送走,以后也不知會不會見到他了。我們几個人离開指揮部,
  走到廣場西面,看到高速來回的裝甲車,有一輛還在我身邊擦過。歷史博物館
  前有近千名戴著頭盔、手執長木棍的軍人。一個十五、六歲少年在附近人叢中
  大哭,說他哥哥給軍人打死了,他要跟軍人拼命。我過去拉著他,叫他安靜下
  來。他伏在我肩膊上不停地哭叫:「哥哥!哥哥!」然后追著救護車去了。我
  看見軍人越來越多,阻擋軍隊的人卻很少,便奔向指揮部,希望指揮部派人增
  援。在紀念碑下的石階上擠滿了學生,手牽著手,高唱《國際歌》。他們的面
  孔顯得無比庄嚴。我獨自回到博物館前,看見已有人筑成血肉之牆与軍人對峙,
  我加入人牆中。那些靜坐的軍人每看到有傷兵經過,便激動地大叫。負責這排
  人牆的工人,高聲呼吁各人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和平,不能動武。有几個手持木
  棍、水管的工人走過來憤怒地說:「你們還坐在這里等死?那些畜牲見人就殺!」
  我們看著那些靜靜地坐在石階上的軍人,完全沒想到他們會動殺机!跟著來了
  一批手持沖鋒槍的士兵,气氛馬上緊張起來。有人上前試圖勸說軍人,我也走
  上去,拉著一位軍官的手嗚咽著說:「我是香港學生....廣場內的全是大
  學生,是國家的精英和棟梁,他們的和平請愿絕對不是暴亂,全世界的中國人
  都把希望放在他們的身上。你們不能開槍,求求你,不要向他們開槍....」
  我哭著跪在地上。我看到那軍官的眼中也有淚水。我回到原位,一個學生拿著
  木棍加入,我憤然說道:「放下武器,不然就先把我打死。」他委屈地把木棍
  放在身后。一位十二、三歲的小孩也從身后拿出一枝約十二寸長的小鐵枝交給
  我。凌晨三時左右,我看見有人抬著血淋淋的尸体和傷者往來奔跑,不禁冷汗
  直冒。我忽然看到先前那位死了哥哥的少年。他滿身鮮血,由一名工人抱著。
  我暈過去了。……一位女醫生握著我的手,哭著用英語跟我說:「你一定要平
  安回到香港,讓全世界知道這里發生的事,知道嗎?」

  從這么多人分別做的回憶來看,那個“6月3日凌晨三點逃离廣場”的除了“堅決不簽名者”自己外不可能是別人了。他很可能是根据許多學生領袖現都在海外的現實,想當然地臆想那是他們提前逃跑的結果。其實,當時清場軍隊的任務就是清場,根本就沒有“戒嚴指揮車的喇叭點名叫柴玲王丹劉剛等人走出來”這一幕。侯德健從廣場徹出之后,于6月6日下午躲進了澳洲大使館。被中共官方報刊公開點名為“黑手”的劉曉波,以及高新、周舵也都是在6月6日以后才被捕。柴玲封從德夫婦在國內流亡了一年才逃出國外,當時是一轟動的新聞(澳洲《新海潮報》有篇文章甚至怀疑那是中共間諜冒名頂替已死的真柴玲夫婦)。至于其他學生領袖,情況各不相同。有逃亡數天的,有逃亡數年才出國的。有被中共直接從監獄中送出國的,也有出獄后留在國內的,甚至至今仍被監禁的也大有人在。 (六四檔案-2004)


王丹主張撤離﹖  

  除了“逃离廣場”這一點外,“堅決不簽名者”讓人笑掉大牙的地方還有“王丹主張撤离,被吾爾開希与柴玲李錄等人批判為右傾投降主義,因而被撤職”之說。眾所周知,公開主張撤的是吾爾開希,這在當時都是見諸報導的。封從德就說(《北京之春》95年7月號第72頁《群英會:八九民運研討》,見http://bjs.org/bjs/26/72-b):

  五月二十一號晚上那次喊撤,開希拿著話筒當時就喊撤,喊撤完了,當時很多
  同學馬上起來反對。王丹過了十分鐘后,馬上就來作了一個糾正。王丹說,開
  希只代表他個人的意見,不代表北高聯的意見,也不代表廣場指揮部的意見。

  對此,辛苦也有同樣的回憶:

  五月二十一號晚上,開希到指揮部去,然后喊,我是吾爾開希,現在情況很危
  急,還是撤到使館區去。……。后來王丹出來宣布說這個只是代表個人的意見
  (同上)。

  其實吾爾開希与王丹基本上是同一派,“從絕食開始的當天晚上就致力于与官方進行建設性協商,希望盡快結束絕食”(王超華,http://www.china101.com/politics/messages/72668.html),在當時甚至被很多人認為是比王丹更“右傾投降主義”。


“堅決不簽名者” 的目的及身份  

  現在該清楚了吧,僅從“堅決不簽名者”不辭勞苦地編造這么一個細膩卻又處處對不上號的故事來看,他的目的及身份還不昭然若揭嗎?

  其實,在六四流血的問題上除了政府中各派別勢力的責任外,學生中的發起絕食的“激進派”(以柴玲為代表)、主張撤离的“投降派”【異】(以多次被罷免的吾爾開希為例子)及其他各“派”學生領袖是否也有責任,或有什么樣的、什么性質的責任,這在民運人士之間,在學生領袖之間,在道德層面、學術層面上的爭論与討論,也進行了快十年了,回憶、反思与分析的文章也發表了不計其數了。其中尤以胡平与封從德之間的爭論最為激烈与火爆(參閱《北京之春》95年7月號第72頁《群英會:八九民運研討》,見http://bjs.org/bjs/26/72-a,72-b,72-c。此外,《北京之春》95年5月號至8月號的還有其他許多文章与回憶,見http://bjs.org/bj2/index.html)。這些“堅決不簽名者”居然瞢然不知,竟編不出一個可以圓的謊來。有關部門也真夠胡鬧的,怎么把政府寶貴的經費浪費在這么一個既倦于讀書報又不會查資料的廢物身上。 (64memo.com-2004)


士兵被殺后軍隊才開槍﹖  

  既然刻意編造謊言的用心已暴露無遺,“堅決不簽名者”的文章便不再值得一駁。只是既然其中有了在士兵被殺后軍隊才開槍的說法,而筆者手頭又正好有一篇高新先生的文章《“六四”開槍,軍民傷亡知多少》(《中國之春》91年7月號第14頁,見http://bjs.org/cs/098/14),就不妨抄在下面以對照吧。

  而二十多天以后,陳希同則聲稱軍人方面死亡几十人。但我出獄后查找了中共
  方面大量的宣傳“平暴”偉大胜利的資料,証明軍人方面只死了十二個人。其
  中戒嚴部隊十人,武警兩人。他們是:戒嚴部隊某部四連一排少尉排長劉國庚,
  六月四日凌晨五時左右,被群眾打死在長安街電報大樓對面,尸体被焚燒;某
  旅五營營部無線電班班長王其富、二連一班士兵李強、二連三班士兵杜怀慶、
  二連四班副班長李棟國、二連四班士兵王小兵、三連有線班班長徐如軍,六月
  四日凌晨二時左右,被燒死在翠微路一帶;某團榴彈炮二連士兵崔國政,六月
  四日凌晨五時許,被打死在崇文門過街天橋上,尸体被焚燒;某部六連代理排
  長馬國選,六月四日凌晨一時許,重傷于菜市口附近,送往武警醫院搶救無效
  死亡;某團后勤處戰勤參謀王錦偉,六月四日凌晨被冷槍打死在南新華街一帶;
  武警北京總隊二支隊一大隊通信班士兵李國瑞,六月四日凌晨五時許,被打死
  在阜成門立交橋上;武警北京總隊一支隊一中隊士兵劉艷坡,六月四日凌晨二
  時許,被打死在北京人民醫院門口。“六四”以后,中共陸續由鄧小平簽署命
  令,追認這十二人為“共和國衛士”。另外還有十個被加封這一稱號的,但都
  是活人。問題很簡單,如果除了這十二個人,還有在“平暴”中被打死或燒死
  的軍人,中共方面是不可能不公布他們的名單并加封“共和國衛士”稱號的。
  ……我看完這些宣傳材料后發現了一個重要事實,就是這十二個人的死亡時間
  沒有一個是在六月三日午夜十一點(大規模開槍殺人的開始時間)以前,而都
  是在六月四日凌晨。那么,到底是開槍鎮壓在前,還是大學生和市民群眾反抗
  在前,事情不是很清楚了嗎?

  或許,在“現在的學生”們看來,這說來說去還不是各執一詞,真相如何,仍是一筆糊涂賬?這個問題非常容易解決,只要當局放開禁忌,容許對六四進行公正、公開和全面的調查,那么不但真相可以大白,各個關鍵人物的應負的責任也都可以理清。只是這個做法“堅決不簽名者”大概不會同意,否則他費那么大力气編一篇謊話出來干什么?


-----所有跟貼:  

   答堅決不簽名的臆造者 - 南半球常客 (11620 bytes) 00:23:20 4/17/100 (7358)

  現在改口只會越抹越黑──最重要的事實是編造“六三凌晨已經逃跑”的謊言 - 南半球常客 (10424 bytes) 00:24:20 4/17/100 (7359)
  答堅決不簽名的臆造者

  送交者: 南半球常客 于 April 17, 19100 00:23:20:

  回答: 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由 南半球常客 于 April 17, 19100 00:22:14:

  答堅決不簽名的臆造者

  大中華強國論壇 http://www.dschina.com/forum/messages/7358.html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