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
南半球常客
2000年4月17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
  

最後撤離的表決  

  盡管許多在場者事后都回憶說當時喊“堅守”的聲音大,封從德還是裁決主張撤离的人多(對此,封從德的解釋是,喊“堅守”的人少但情緒激昂,喊“撤”的人多但不夠理直气壯)。于是,廣場上的學生就由柴玲、李錄、封從德及“四君子”帶領下撤出廣場。以柴玲自己的話說,“所以六四清晨,當小封、李祿和我帶領著大家從廣場撤下來的時候,我們走在第一排,就是想如果他們把我們赶出廣場再屠殺的話,那就讓子彈從我們的胸膛上穿過,用我們的行動來告慰后人,完成我們指揮部的使命吧”(《北京之春》95年6月號第31頁,見http://bjs.org/bjs/25/31)。 (64memo.com - 89)

  前學生領袖周鋒鎖也回憶過這段情景(http://www.bbc.co.uk/mandarin/my_century/tiananmen/0406c.shtml):

  決定撤的當時,沒有辦法決定,封從德就說,我們只好通過廣播決議。支持撤
  的同學喊:撤;支持不撤的同學喊:不撤。然後就沒有辦法決定,因為這樣的 (64檔案 / 89)
  聲音誰分得清。這樣大家就爭吵起來,我當時是喊不撤的。就在這個時候我就
  听到槍響,就看到子彈打在紀念碑上。非常快,就几秒鐘之內,我就感到一個
  槍托砸在我身上。大家就開始散開,就后撤。很快,紀念碑三層以上就沒有人
  了,然后被砸到,拿下。我就看到那個冷冰冰的槍口對著我,剛開始他們用槍
  托砸,后來就用槍口對著我們,逼著我們下去。后來我們就從紀念碑東南角,
  大家撤出去。

  對這段情節由許多的當事人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分別做過基本一致的描述,并被海內外中文媒体(包括《澳洲日報》的前身《華聲報》)廣泛報導過,也是唯一為中國大陸官方所承認的事實(為了以此來証明“天安門沒死一個人”)。而劉曉波更是被法庭据此稱為“在天安門清場時有立功表現”從而少判了几年(高新:《“知情人”不知的情節》,見《華夏文摘》第八期,http://www.cnd.org:8003/HXWZ/CM91/cm9105d.gb.html)。總而言之,“堅決不簽名者”在揭露“關鍵的事實”時,忘了查查報刊和中央文件,竟不知道柴玲、李錄等在“3日凌晨三點”之后26小時才“逃离廣場”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了,結果憑空編造出來的故事最多也只能騙騙“現在的”小“學生”。 (64檔案 / 2004)


香港學生的血淚見聞  

  在香港《明報》月刊一九八九年七月號《我們好好活著回來作証──香港學生的血淚見聞》一文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學生林耀強也提到他在6月4日的廣場上見到各學生領袖:

  六月三日晚,我們已覺得事態不妙,便棄了傳真机,再在北京飯店燒毀了一切
  文件和名單。十時許,我和李蘭菊、陳清華和陳宗彝等到天安門廣場去。我們
  先到指揮部,見到柴玲、封從德和李錄等人,黯然握手道別。跟著,我們到人
  民英雄紀念碑的第二層探望侯德健和劉曉波等人。不久,廣播台傳來有人被打
  死的消息,吾爾開希在廣播站激憤地說了几句話,隨即暈倒,給抬走了。大約
  凌晨一時,我与程真、李蘭菊、陳清華离開指揮部到廣場西面去。在那里,我 (64memo.com-89)
  們看到一輛裝甲車高速沖入人群中。气氛即時緊張起來。各人立刻拉欄杆設路
  障,那輛裝甲車回頭又向人群沖過來,簡直是冷血謀殺。之后我們走到歷史博
  物館,坐著与距离三百碼左右的軍隊對峙。李蘭菊走過去与人談話,陳清華則
  于二時左右到廣場邊拍照,給軍人發現,腳、腹被毆,照相机也給打破了。他
  回來告訴我們,我便和程真去看,卻看到一隊軍隊由西面沖來,沿途不斷向地
  上開槍。……我和程真回到歷史博物館。李蘭菊受刺激過度暈倒,陳清華便扶
  她到臨時救護站去。我和程真走到紀念碑的最高層,那時已近凌晨三時。我看
  到柴玲、封從德、李錄、梁二、馬少方【近】等。我跟他們擁抱、握手,生离死別的 (64memo.com/89)
  感覺填滿胸間。他們要我立刻离開,好好回到香港將事情告訴天下人。我說,
  我也是中國人,跟你們一樣;他們便不再說甚么,讓我留下……大約四時,廣
  場四周亮起了強烈的射燈。封從德向大家說:我們要堅持和平而非暴力的請愿,
  請各位同學交出武器。大家服從地將木棍、鐵枝等交出來,希望軍隊看到,不 (六四檔案-1989)
  忍加害。這時四位絕食者跟軍方談判回來了。他們說軍隊要在天亮前清場,勸
  我們不要作無謂犧牲,由東南面撤走。封從德于是請全体同學立刻用口頭表決:
  是堅守還是撤走?當時我听到「堅守」的呼聲較高,但封從德說「撤走」的聲 (六四檔案 - 1989)
  音較大,決定分批撤离。封從德的話才說完,便有几個軍人沖上來,木無表情
  的向天開槍。程真原不愿走,但我拉著她就跑。有些同學也不愿走,軍人就用
  槍柄打他們。我們到了紀念碑第二層,听到槍聲一響,一位同學就跪在地上。
  其他同學拉著他走。走到底層,我們在較安全的石碑后停下來。程真說要看到
  所有人撤走后才走。這時上層和第二層已盡為軍人占据。我拉著程真由東南方
  撤走。北面傳來一陣歌聲。軍隊開始向群眾開槍,前排的人紛紛倒下。人群急
  速散開,互相踐踏,場面非常混亂。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