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調查──《沉重的回首》
Brook, Timothy
1992年6月4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上一頁 下一頁
  

傷亡人數估計  

  表一列出我收集到的星期天十二家市民醫院和一家部隊醫院的傷亡人數估計。報告來自那天不同的時間,有些來自大夫,有些來自學生,有些來自外國記者,是個很不全面的的估計。與其說是統計數據,還不如把它們看作是北京傷亡規模的提示。如表所示,六月四日十一家醫院埵雂皉漱F478個人。八家醫院至少醫治了920傷員。死亡人數的估計和那位北京大夫星期天早上經過和十一家醫院聯繫後所得到的數字相符。 他計算下來這些醫院堛漲漱`人數為五百多。 (Memoir Tiananmen´89)

  除表一所列以外,還有多少傷亡者到了醫院?看來有好多。目擊者強調星期天北京所有的醫院都“擠滿了傷員和奄奄一息的人。就連離廣場十五公里地的海淀醫院都擠滿了人。” 傷亡人數之多,使一些醫院不得不停止接收病人。人民醫院的一位大夫六月四日早上告訴Jasper Becker ,三百多人那天夜堥茖鴠L的醫院,但“大多數病人傷勢過重,我們不得不把他們送往外院。”我們只能給三分之一的求醫者提供治療。 (Memoir Tiananmen-2004)

  北京市1989年電話號碼簿上有124家醫院和診所。並不是所有的醫院診所都接收傷亡者。接收傷亡者醫院媔豸`人數也並不和表一所列相同。但是許多醫院接收了大量傷亡者。我們可以用市三十二家在五月絕食抗議時提供醫護的醫院作基數來作估計。假設這三十二家醫院在星期六晚上都接收傷亡者的話,假設這些醫院搶救病人的平均速率如上表所估計,那麼星期天拂曉的死亡人數則在一千四百左右,受傷人數估計為三千七百左右。此外,北京近百個小醫院和診所以及部隊醫院都接收傷亡者。由此推論,傷亡人數可能為上述的二倍之多。 (64檔案´89)

  即使我們能得到這些醫院的完全統計,我們還是無法知道整個傷亡數字。因為許多傷員因擔心被帶上反革命的帽子而不想去醫院。那些受輕傷的人寧可擔當在公共醫療系統之外治傷的風險,也不願冒被檢舉的政治風險。只有需要動手術或縫線的傷員才到醫院求醫。不情願暴露傷情,可能是形成醫院埵漱`和受傷人數不平衡的原因。射擊中受傷和死亡人數之比率一般為十比一,而表一中的受傷人數低得讓人吃驚。 (Memoir Tiananmen´89)

  屍體也同樣可以使活著的親戚擔驚受怕,因為“反革命暴動分子”的家屬,可能面臨政治懲罰。……還有些人則拖延安置屍體。他們把屍體作為政府施暴的物證,直到星期二還有一個人用三輪車推著他四歲兒子的屍體,滿市對人群哀述軍人是怎麼朝孩子打了三槍。

  “這是個李鵬說的暴亂分子,” 他哀嚎道,“這個暴亂分子犯了什麼罪?為什麼朝孩子開槍?這還是人民的軍隊嗎?”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