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 步
金堯如
2002年0時
  

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步

金堯如


  中國總理朱熔基訪美八日,在這八日間他在公開大型官式宴會中的講話中或在新聞記者招待會上的答問時,幾乎都獲得美國友人的笑聲和掌聲,也贏得美國傳媒的好感與佳評。他來「給美國人消消氣」,真是難為他做足了工夫。但我在電視中看他的表現,搖頭多於點頭。

  然而,想不到他在十三日,即訪美結束前一天,接受美國CNN電視記者的訪問時,當美國記者問起他對一九八九年中國學生運動和」事件的看法時,他卻說出了一句誠實的真話。而且是「八九」民運和「六四」事件以來,中共高層領導第一人說了這樣一句話:「八九風波中,當時學生是為了爭取民主,但是他們違反了法治。由於我們有了這個經驗,相信「六四」天安門事件絕不會再發生了。」 (64memo中華富強 - 89)

  這寥寥兩三句話中,當然還有必要爭論和給以批評之處,例如他說「八九」學生違反了法治。但是第一句話,首先完全承認「八九」民運的學生是為了爭取民主。就這一句話,根本否定了當年鄧小平、李鵬和陳希同等人誣指學生民運為「反革命暴亂」的天大罪名。從而也就否定了鄧小平、李鵬調動三十萬大軍,動用千百輛戰車、坦克等武力,鎮壓學生運動,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的合法性。這又反過來恰恰指證鄧小平、李鵬、陳希同的鎮壓行動正是反人民、反民主、反法制的「反革命暴行」! (六四檔案 / 2004)

  朱熔基,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他這一句話:「八九學生是為了爭取民主」,若對它作最低的估量,至少可以說,他對「八九」學生民運第一次作了正面的重新評價。也就是說近十年來,全國廣大人民和中共黨內許多有識之士不斷要求中共當權派應重新評價「八九」民運,現在朱熔基跨出了第一步。朱熔基在美國接受面向全世界的CNN`電視的訪問中宣佈中國「八九」學生運動是中國學生爭取民主的新評價,全美國人和全世界人都聽到了。這是不許再改囗的事。這個重新評價的信息也必將通過「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臺」和電腦網絡傳入中國的高空和大地。千千萬萬的中國人民聽到了,他們必然要問北京,你們何時平反「八九」和「六四」?同時他們必然也將進一步起來爭取民主。中國大陸上的人民民主運動必將有新的發展,出現新的形勢。 (64memo祖國萬歲 / 89)

  現在有待考量的是,朱熔基此言是不是為了討好美國人民而一時心血來潮?我以為這是藏於朱熔基的內心深處之言。我還記得十年前朱熔基在胡耀邦逝世,「八九」民運隨之蓬勃興起,學生高喊「要民主,要自由;反官倒,反貪污」的囗號之時,他對上海學生運動沒有採取鎮壓措施。朱熔基當時任上海市長,李鵬在八九年五月二十日宣佈北京軍事戒嚴時,中共南京軍區曾電詢朱熔基是否需要軍隊支援。朱熔基答以,上海學生就是遊行示威,現在沒有甚麼動亂行動,我用工人糾察隊維持上海社會秩序就可以了。這句話表明,他當時就不認為學生遊行示威是甚麼「動亂」。 (64memo.com / 2004)

  稍後,鄧小平、李鵬在北京製造了「六四」屠殺學生事件。六月五日,香港「文匯報」駐上海特派記者訪問朱熔基詢問對昨晚北京「六四」事件的看法,朱熔基答稱:「將來歷史自然會有結論。」這句話表明,他現在無話可說,但他相信將來歷史會作出正確結論。香港「文匯報」心有靈犀一點通,將朱這個信息顯著刊出。李鵬在北京聞悉其事,對朱與香港「文匯報」均大表憤怒,並擅自命令北京新華社發表一個杜撰的消息稱:香港報載上海市長朱熔基答記者問天安門平定「反革命暴亂」有何看法時稱,「將來歷史會作出結論」。現據查證朱市長原話是「歷史已經作了結論」。應予更正。但朱自己不作更正。 (64memo.com - 2004)

  由此可見,朱對「八九」學生民運一開始就有自己獨立的看法。他對鄧小平、李鵬的「六四」天安門武力「平暴」行動事前事後都沒有認同。我還要舉一件當年未曾引起外界注意的朱熔基不肯苟同李鵬對香港的政治定位。

  記得那是一九九○年春夏間,以朱熔基為團長、汪道涵為顧問的「上海浦東開發區香港考察團」抵達香港。在一次盛大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朱熔基:「八九」民運之後,北京有人說香港是「反共反華的基地」,你怎麼還來訪問香港呢?朱熔基答道,不管你們是甚麼基地,即使是「反共反華」也好,只要你們香港同胞歡迎我來,我一定會來。當時這句話使我頗感驚異。 (64memo反貪倡廉-1989)

  那晚宴會上,我是歡迎他們的主人之一,陪汪朱二人同桌。我提起記者會上問答,我對朱說:香港同胞在「八九」和「六四」期間有兩次大示威支持學生、反對李鵬。一次一百萬人,另一次近一百五十萬人。因此李鵬在第二年三月間人大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直稱:「香港是反共反華的基地」。你在記者招待會上竟說不管你們是不是「反共反華基地」,只要你們歡迎,我都會來。市長閣下,這可是明天都會見報,上達北京的啊!想不到朱把雙手一拱說,請您聽聽我的想法,香港是我們中國地方,香港同胞是自己中國同胞,只要他們不反我,歡迎我,我朱熔基怎麼可以不來啊?過去常聽周總理的傳達報告說,香港絕大多數同胞都是愛國的呀!我點點頭與汪道涵老哥相視而笑。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朱在記者會上表態,在宴席上對我的解釋,顯然透露了他並不同意李鵬因香港同胞支持北京的「八九」學生民運而把香港定位為「反共反華基地」,當然更不同意把數以百萬計的香港同胞定為「反共反華」勢力。這一切都引起我的重視,留下深刻的印象。

  十年來,我看朱對鄧小平、李鵬十年前用武力鎮壓中國學運去達到「穩定壓倒一切」的專政手段,仍然不持認同的態度。我注意到朱熔基今年三月五日在中共「全國人大九屆二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他在報告中講到如何維護大陸社會穩定時,訂出了這樣的政策,與「政府報告」上大不相同的話。聽朱熔基說吧:規範:要「綜合運用法律、經濟、行政的方法和進行深入細緻的思想工作,妥善處理新形勢下的人民內部矛盾,及時化解矛盾,把問題解決在萌芽狀態,決不能簡單粗暴、激化矛盾,更不能動用專政手段對待人民群眾。要依靠社會各方面的力量,做好維護穩定工作。」 (Memoir Tiananmen - 2004)

  這堙A「妥善處理新形勢下的人民內部矛盾」和「更不能動用專政手段對待人民群眾」這兩句話非常重要,這是李鵬和江澤民從來沒有講過的話。準此。「八九」學運和平爭要民主,就是「人民內部矛盾」,決不能動用「專政手段」去對待學生民眾。但鄧小平、李鵬、陳希同一開始就在「人民日報」上斥之為「動亂」,隨之定性為「反革命暴亂」,這樣做已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可見正是學生遵守憲法,履行「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而「違反法治」的正是鄧小平、李鵬、陳希同等大權在手的黨國要人。 (六四檔案-2004)

  繼而鄧小平、李鵬、陳希同等人又採用「專政手段」,調派三十萬軍隊,千百輛坦克,實行軍事戒嚴,嚴重破壞了北京的社會秩序和民生穩定,亦即違反了「法治」。最後,在八九年六月四日之夜,鄧小平以軍委主席名義下令解放軍以坦克開路,從四面八方殺入天安門廣場。一路上,北京死難學生要以千計。局面到此地步,鄧小平和李鵬等中共黨政軍領導人豈僅「違反法治」而已哉?這是抗日戰爭時日寇侵佔北京所沒有幹過的暴行! (64memo.com / 2004)

  現在(熔基既然已經向全世界承認了「八九」學運是為了爭取民主,而不是 反革命暴亂」。那麼,製造「六四」慘案,究竟是誰「違反法治」?人民希望中共甘當局再作出一個正確答覆!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551.htm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 步」,見 (自由之鷹轉貼),2002年。


lastModified: 12/8/2004

相關資料

  •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 步﹐2002年0時。
  • 大紀元編輯部﹕【特稿】悼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20日。
  •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步﹐1999年4月13日。
  • 網路圖片﹕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病逝於洛杉磯,享年81歲﹐2004年1月18日。
  •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六四「痛心疾首」﹐2004年1月18日。
  • 郭若/鹿青霜﹕金堯如“六•四”後退出中國共產黨,披露歷史祕密﹐2003年5月25日。
  • 草庵居士﹕金堯如先生追思會議程及說明﹐2004年1月21日。
  • 金堯如﹕平反六四和平民主加速政改﹐1999年3月31日。
  • 陳奎德﹕擇善固執,義無反顧--緬懷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19日。
  • 全德學聯彭小明﹕悼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