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傷亡紀實──埋屍滅跡二十八中
親歷者
2001年7月1日
  

提要: 
  ﹒凶手埋尸滅跡


天安門廣場傷亡紀實

親歷者


  后來,我又接触到其它醫院的醫務工作者,了解到更多的情況。儿童醫院的一位參与搶救的護士長告訴我說,那天晚上她正在值班,部隊開槍時她還出來看了看,當時部隊正從复興門立交橋上通過,群眾都躲到立交橋下的西二環路上。部隊一邊向東推進,一邊從立交橋上向二環路上的群眾開槍,醫院很快就被送來的傷員塞滿了,急診室的血也是沒了腳脖子。儿童醫院的病床和手術台尺寸都比較小,但當時也只能在這個條件下進行搶救。開始,他們還對送來的傷員逐一進行登記,以便以后向本人或所在單位收取費用,但到了十二點時,電台播出了中央告全國人民書,指北京發生了反革命暴亂,他們立即意識到這個定性將使所有的受傷者有受到迫害的可能性,馬上決定將名單撕掉,保護傷員。 (64memo中華富強/89)

  儿童醫院主要搶救的是從禮士路到复興門立交橋這一段的受傷者,僅僅三四百米的范圍,送來的傷員達二三百人,死亡者達二十多人。北大醫院的一位五十多歲的醫生對我說,部隊開槍后,在天安門廣場搶救傷員的急救車和醫務人員,最多的是北大醫院和協和醫院的。這是因為﹕一、從學生絕食時起,他們就在天安門廣場設立了醫療站,一直都沒撤﹔二、這兩個醫院离天安門廣場最近。搶救開始,急救車連傷員帶尸体一起運走,后來因為傷員太多,便決定凡是已經死亡的,一律不再搬上急救車。她講,天安門金水橋前、天安門廣場旗杆一帶和歷史博物館前都有他們無法帶走的尸体。講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只能蒙騙當時不在場的中國老百姓和外國人。 (64memo.com / 2004)

  后來,部隊陸續到達,將天安門廣場封鎖起來,將急救車攔住,不許將傷員送出。當時,气氛十分緊張,醫生們向部隊反覆宣傳、交涉,作為紅十字組織的人員,他們有責任搶救任何傷員,而戰士卻說這些受傷者是暴徒,不能帶走,有的甚至企圖向插著紅十字旗的急救車開槍。眼看就要發生新的血案了,一位隨軍女醫生跑來,厲聲制止住戰士,她高喊著﹕“不能向紅十字人員開槍﹗就是在戰場上紅十字人員搶救敵人傷員,也不准開槍。你們可以檢查車輛,只要里面是傷員,就應當放他們過去。”這樣,才解救了還留在天安門廣場上的醫務人員。這位老醫生講,她從醫這么多年,從來沒想到救死扶傷的醫務人員在執行任務時會遇到這种待遇,那些軍人素質太差,連起碼的常識都不懂。 (六四檔案 - 2004)

  四點前,退縮到烈士碑周圍的學生全都撤走了,但卻有二三十個醫務人員及急救車里的一些傷員被扣在天安門廣場,也許他們看到的太多,知道了一些上面不想讓人民知道的情況。他們一度被集中在歷史博物館前, 直到七點才被允許离開。女醫生還告訴我,据她后來從有關人士那儿了解到,在所有參加搶救的醫院中,協和醫院的尸体最多,達一百多具,主要都是從天安門廣場到王府井這不到一公里范圍內被打死的。我又從其它方面得知,部隊在天安門廣場地區盲目開槍,除了造成圍觀的群眾大量傷亡外,還使一些夾在人群中執行任務的醫務人員、安全部門和部隊的便衣人員被誤傷至死,并由此引起有關方面的強烈反應。這在陳希同后來的一次講話中得到証實,他對因執行任務而被誤傷至死的人員表示哀悼,并對其家屬表示慰問。 (64memo.com´89)


凶手埋尸滅跡  

  另一位朋友告訴我的情況不但說明部隊在天安門廣場打死了人,而且埋尸滅証。他說,部隊控制天安門廣場后,首先是處理尸体。他們擔心尸体如送往醫院或火葬場,外界盛傳的天安門廣場打死了人將得到証實,于是決定就地埋葬。這個鮮為人知的情況,是他在一個偶然的机會知道的。

  他認識當時中共國政壇上的大紅人丁關根的小姨子,其儿子也就是丁的外甥,是個高中生,六月四日凌晨听到部隊開槍后跑到天安門廣場,結果再也沒回來。以后几天,家長、親屬跑遍了全市參与搶救的四十多所醫院,檢查了所有的尸体、傷員,都沒發現其儿子的蹤跡,于是向北京公安局報了失蹤案。因為是大人物的親屬失蹤,北京市共產當局自然十分重視。 (64memo.com - 1989)

  十几天后,公安局通知家長到一所醫院認尸,這才找到了失蹤的儿子。原來,尸体是從天安門廣場西側人大會堂對面的二十八中門前的花壇中挖出來的。鄧小平六月九日對參与北京“平暴”的軍隊師以上干部講話后,北京的混亂局面得到了控制,二十八中的教職員工和學生又能回到位于天安門區域的學校上課了。不久,學生們發現校門前的花壇里散發出一股臭味,往下一挖又發現了許多尸体,學校立即向公安局報了案。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公安局發現尸体中有一具穿著軍褲,首先怀疑是失蹤的軍人,于是將這具尸体送到某醫院停尸間并通知戒嚴指揮部讓各部隊來認領,結果卻不是軍隊失蹤人員。這時,公安局想起了丁的外甥也是穿著軍褲失蹤的,便通知其父母來認尸。我的朋友講,正因為諸多特殊因素,這個埋尸事件才被外人所知,如果該尸体不是穿軍褲,或者不是大人物的親屬失蹤,公安局早就把這具尸体連同其它被挖出來的尸体一齊秘密火化了。至于部隊在天安門廣場一帶到底私下處理了多少尸体,也許只能在“六四”血案被徹底清算后才能真相大白。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509.htm

親歷者,「天安門廣場傷亡紀實——埋屍滅跡二十八中」,見 中華評述 http://www.chinacomments.net/indx62b9.htm,2001年7月1日。


lastModified: 4/22/2005 7:59:00 AM

  



網友的評論:


beerbear 評論道:【觀點相異】         
  纯属胡说      


beerbear      4/4/2005 1:15:00 PM

相關資料

  • 六四流亡學生17人﹕回顧與反思﹐1993年6月。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2) - Time magazine--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網路圖片﹕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2/3)--坦克追碾後學生的屍體/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1989年6月4日6:20時。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4) - 美聯社--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蔣彥永﹕蔣彥永上書為六四正名--301醫院伤亡情况、開花彈、楊尚昆陳雲反對六四處理﹐2004年2月24日。
  • 網路圖片﹕停屍間(5)醫院車棚都滿了﹐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6) - 北京網友--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 方政﹕我被坦克碾斷雙腿--六四傷殘者證辭﹐1999年2月21日。
  • 六四檔案綜合整理﹕【六四傷亡的十七種說法】﹐2002年4月30日。
  • 星島電子日報﹕六四清場中央警衛團管收屍--士兵記六四 (3)﹐1999年6月4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停屍間(14)﹐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大屠殺拋棄在街頭的死難者屍體﹐1989年6月4日。
  • 新唐人電視臺﹕六四:永恆的話題﹐2003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六部口坦克下的冤魂(1) - Amnesty Action--自行車上的屍體﹐1989年6月4日7時。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