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83 頁 【▼下一頁】
  


廣場上的「逃亡費」  

  幾個月來,動筆撰寫幾次學生運動的回憶。偶然讀到香港《解放》雜誌(即《開放》)一九八九年七期上的一篇文章,叫《榮譽不能盡歸柴玲––談學運新聞要講真話》,這才知道,對於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凌晨,天安門廣場上所發生的綁架,還有這樣的報導。也才明白,為甚麼去年四月,我們逃出大陸之後,還有一些香港人質問柴玲﹕廣場上的捐款問題,為甚麼還沒有說清楚? (64memo.com-89)
  鑒於我是少數幾個當事人之一,有必要向公眾作個交待,為柴玲的「榮譽」辯護。藉此也向大家說明,當時的「學運新聞」,是怎樣誤導了公眾,又為何講不出「真話」。
  兩年後的今天,再舊事重提,不僅是為了澄清事實,以正視聽,也是為了將來,希望起個拋磚引玉的作用,使得在下一次的大陸風雲中,各方都有個前車之鑒。

一、「綁架錄音」基本屬實  

  記者在前文中提到,綁架事件的主謀,北京農業工程大學的學生王文(現居法國),向她出示【以上第83頁】一盤錄音帶。她在文中作了摘錄,內容包括柴玲介紹五月二十一日「決定七名常委每人分發一千元「保命費」,以作『保護火種』之用」的經過,及其他幾個常委講述各自一千元的去向。以此為根據,記者認為柴玲是「訛稱被綁架」、「並指可能是政府收買學生領袖,實在是誤導公眾」。 (64memo.com´89)


【目錄】
【▲上一頁】 第 8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