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54 頁 【▼下一頁】
  


背離歷史的歷史總結  

  ––對當前爭議的幾點質疑
  《北京之春》九五年六月號辟出大量篇幅,討論一九八九年五、六月在天安門廣場上所發生的學運內部情況,在六年後的今天,難能可貴。作為其中諸多事件的當事人或見證人,我首先要感謝貴刊的努力。其次希望能將此探討深入下去,以便對未來中國的民主事業總結出一些經驗和教訓,好讓中國人不再在一個坑裡跌兩跤。這裡,謹就一些基本史實作一澄清。 (64檔案/2004)

(一)關於柴玲錄影帶的三條線索  

  六月三日,在貴社主辦的討論會上,我指出柴玲錄影帶(簡稱「遺言」,作於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有三條內在線索,而柴玲只明說了一條:求生的意志。
  這一條線索直接與民主自由的理念相聯。民主與自由,不是求死,而是求生,是爭取生命【以上第54頁】更加充實,更有尊嚴。柴玲在絕食前唸的《絕食書》不知激發了多少人的崇高情感。當中,一句話––「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柴玲曾在許多場合,包括「遺言」錄像中,一再重複,當年聽柴玲這些話而落淚的,不計其數;今天,卻有人將柴玲的話前後拼接,論證她是「讓別人流血,自己求生」,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只要看過錄像全文,聽她用那麼大篇幅談自己的成長過程,談父母、家庭,談與便衣交談的情況,談她不甘於十七年的「反革命」刑期……自然對此線索了然。 (64memo祖國萬歲´89)


【目錄】
【▲上一頁】 第 5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