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438 頁 【▼下一頁】
  在大使館的整個過程中,我抽空出來了一趟,告訴漢峰與Mlie Brucerralli還要等一陣。後【以上第437頁】來漢峰告訴我﹕當他們在外等候的一個小時之中,有好幾個人多次出門向他們張望,其中也有甲乙丙丁等。Mlle Brucerralli為我們進出大使館拍了些照片。

  後記﹕中國大使館不願接收我的陳情書,甚至連中國公安部之地址都說不能提供,因此我只能通過其他渠道向中國公安部發出我的要求。六四當晚,美國之音中文部的周友康先生為我近期所寫的三十二萬字的書稿一事採訪我,我藉機介紹了下午的情況,希望通過美國之音在中國大陸的廣播傳達到中國公安部。六月七日在巴黎新凱旋門上的「中國民主化的進程研討會」上,我要求了一個五分鐘之即席發言,也提到此事。六月八日,在巴黎自由電台華人之聲節目中,向聽眾呼籲協助傳達此訊息至中國公安部。我還將向法國難民局(OFPRA)及各個國際人權機構陳述。 (64memo.com´89)
  給中國公安部的信,我只好將地址寫作﹕北京中國公安部。若一個月後沒有答覆,我將再次進入大使館。(一九九一年六月八日於巴黎)

陳情書  

  ––致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法國大使館
  我叫封從德,一九六六年三月生於四川省宜賓市。由於參與八九年的學生運動,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受到中國公安部的全國性通輯十個月之後逃抵巴黎,於一九九○年四月在法國取【以上第438頁】得庇護,居留至今。


【目錄】
【▲上一頁】 第 438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