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403 頁 【▼下一頁】
  


附錄  


柴玲「最後的話」––––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中午,柴玲與當時在北京師範大學的美國留學生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和香港《天天日報》記者梁淑英作了一次帶「遺言」性質的錄影談話,共七十五分鐘。台灣《聯合報》後來在《天安門一九八九》一書中以「多少人在出賣這場運動,在葬送這場運動﹗」為題將其發表(台北,聯經,一九八九年八月,頁二六四–二六九)。九五年此篇談話引發爭議之後,電影《天安門》的作者卡瑪•欣頓(Carma Hinton)在國際網路Internet上指出該書文本「有較多遺漏和【以上第403頁】不確之處」,並刊出全文,註明其「記錄稿曾與原錄影帶多次核實」。卡瑪對八九民運史研究經年,可謂這方面的專家。但其瞭解與理解在某些細節上仍不甚切實,她刊出的全文還有欠完美的地方。比如,柴玲投入運動是在四月二十二號,文中誤為「四月十八號」;又如將柴玲發表絕食倡議的時間五月十二日晚誤記為「十日晚」;絕食發起人之一的「楊朝輝」誤記為「張輝」;首都各界聯席會議建議撤離的日期「三十日」誤記為「二十七日」等。尤其是這個「全文」也不全,刪掉了柴玲講述家庭和父母的一段,當中有「我很想(哭)活下去,都是為了他們(父母)」一句尤為關鍵。當然,卡瑪的文本已近乎完備,可惜沒有出版。現將以上二文本再與錄像作一校正,並標出校正結果與《天安門一九八九》中的文本之差異。為了以後引述方便,小標題是我所加。由於我手中的錄像幾經轉錄,音質欠佳,也有聽不明白處,錯誤在所難免,有待柴玲和二位記者及大家進一步核實。 (64memo祖國萬歲 - 1989)


【目錄】
【▲上一頁】 第 403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