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07 頁 【▼下一頁】
  


北大博士生的故事  

  回到北大,已臨近中午。我們將隊伍帶到二十九樓外面,北大籌委會安排了這些同學的食宿。有許多教師、市民願意將外地同學領回家中,以躲避軍隊的搜捕。我與籌委會的常勁等人談了幾句,便帶著廣場指揮部的人到二十八樓廣播站去,在廣播中,我向廣場回來的同學宣佈廣場指揮部解散,對他們的安排由北大籌委會接替。
  然後,和指揮部幾個人在二三八室商量下一步怎麼辦。這時,有一個台灣女記者跑進來,拿著一張條子要請柴玲看。柴已經趴在雙層床上層睡著了,我接過條子,看了看,說:「對不起,我們不認識這個人。柴玲累得不行,能不看嗎?」記者十分理解地不再說什麼。李錄好像與她很熟絡,同她聊了一會,得知竟有一個台灣記者脖子上挨了一槍,另一個下巴挨一槍,他們真夠勇的。 (六四檔案-1989)
  大家都睏得不行,我和李錄商量著下一步行動計劃。現在必須逃亡或組織地下活動了。我堅持大家必須分散行動,「總不能讓他們一網打盡」。於是,商定好聯絡方案之後,我們分成了三組,辛苦和李錄和他的保鏢等人一組,他們只要了六百元!
  我叫醒柴玲,準備我們的逃亡。首先要換衣服,我們到二十九樓找到那個博士生,他給我和柴玲各找了一件換上。我將一些文件留在博士生那裡,請他保留或處置。【以上第207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207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