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206 頁 【▼下一頁】
  


死亡數字二千七?  

  自白塔寺之後,便不斷聽到死亡數字在不斷增大:一千六、二千、二千六、二千七……每次我都十分驚詫:怎麼會這麼快就有了統計數字?對其可靠性十分懷疑。到了西苑,見一個同學抱著一台碩大的中波收音機,這才恍然大悟:地球對岸的「美國之音」在收集北京城的傷亡情況方面,可能比我們廣場指揮部還要詳盡而迅速。從那個同學的收音機中聽到,「美國之音」報導死了二千七百人,說是紅十字會的一位負責人透露的。另一家很清楚的電台叫「中廣新聞網」,後來才知道是台灣新辦的,也是類似的報導。我告訴周圍的同學,在指揮部查實之前,不要再傳播這樣的數字。恐怕有的記者又會從同學們口中「引證」死亡數字。 (64memo祖國萬歲-1989)
  隊伍在人大又分走一批,到北大時,只剩下五百人左右。許多是外地同學。臨近黃莊,我那個黨員同學十分興奮地跳到我和柴玲跟前:「你們還活著﹗」
  張伯笠不知何時歸隊的,在中關村時,有上千市民圍觀,他十分起勁地施展了他的演講才華。到北大校門口時,籌委會在這裡組織了一個歡迎儀式,幾百北大師生圍著廣場同學,聽柴玲和張伯笠向他們控訴軍隊的暴行。
  我無法記錄那麼多的眼淚。沿途總有婦女號啕大哭,無人不掩面而泣。這時我才明白,這一夜,全城的人都沒睡,他們很清楚長安街上的慘狀。【以上第206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20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