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華
女,生于 1952年, 六四時 37 歲
籍貫:北京人
 
(資料更新日期:2006年6月30日)
 
  
(64memo中華富強´89)

  【89年學歷】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

  【近況】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現代文學博士候選人,並在該校教中文

  【通緝令】1989年6月12日中國公安部轉發北京市公安局對其全國通緝如下:
  (14)王超華,女,三十七歲,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身高一百六十三公分左右,較瘦,臉型較長,臉色黑黃,三角眼,短髮。

  【簡介】王超華是八九學運骨幹中年齡最大的學生,八九學運前已結婚並有一個五歲的兒子。她曾是“老三屆”最後一批中學生,下過鄉,做過工,當過紅衛兵並在文革中批鬥過自己的父親(王瑤,北京大學中文系知名教授,六四後去世),多年後還為此深切地自責。王超華在大學的專業是建築設計,後轉行在《光明日報》做記者,辦公室與戴晴臨近,87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
  王超華因為年齡和經歷,是八九年最具理性的學運骨幹,學運初由北大籌委會秘書長柴玲引薦列席北大會議,隨後加入北高聯逐漸成為高聯的核心人物,4月29日因不滿吾爾開希和王丹“不做實事”與搶見媒體的虛浮作風,到北大籌委會要求改派封從德出任北大駐高聯常委取代王丹的職務,次日推動高聯改選,選下吾爾開希,由封從德任主席,並批准吾爾開希和王丹留任「掛名常委」的請求。但王超華和高聯組織當時並未意識到吾爾開希和王丹已在媒體樹立了北高聯負責人和整個運動領導人的形像,許多二人因擔心遭中共暗算而躲藏起來並不參加的會議決議卻是二人自行透過媒體對外發佈,造成高聯組織的嚴重困擾,結果是個人凌架於組織之上,為此最大的後果是五月中高聯未能阻止二人與其他一些同學不顧高聯反對絕食的多次決議而擅自發動的“個人絕食”,王超華曾在高聯會議上嚴厲批評二人,並在絕食後與其他高聯常委將二人解職。因為反對絕食,她與柴玲也發生嚴重衝突,柴玲認為高聯只是協調組織,無權發號施令。至此王超華和高聯阻止絕食的努力失敗。
  絕食後王超華透過戴晴邀請十二位知名學者和作家到廣場勸說學生撤離,但因戴晴背著學者與中共做暗盤交易拋開了學者們商定的“三點要求”,絕食學生沒有理睬戴晴的荒唐建議(只要李鵬來說一聲同學們好就撤),當晚王超華在廣場廣播站發表演說,聲明“高聯與絕食同學的基本要求是一致的,我們的基本態度也是一致的: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堅持到最後勝利!”至此,高聯完全改變策略進駐廣場,很快取得主控權,但這時高聯內部亦進一步分裂(主要是王超華和鄭旭光分別為核心的幾套人馬各自為政,但以王超華的影響力最大),加之吾爾開希和王丹繼續以“高聯主席和負責人”的形像誤導外界,不時發佈與高聯政策相左的指令,導致高聯在廣場學生中的威信急劇下降,在戒嚴第三天被廣場學生要求離開廣場回校整頓,次日王丹與王軍濤、陳子明等“社經所”的“黑手”組建“首度各界聯席會議”,王軍濤、王丹與高聯創始人劉剛等人專程到北大要求王超華和北高聯不要再回廣場,以便次日正式成立“廣場指揮部”,至此,王超華和北高聯對學運的指揮權完全喪失。
  六四後遭中共通緝,王超華在國內躲藏近一年,最終抵達美國,隨即加入“民主中國陣線”,並參與《新聞自由導報》編輯工作,後曾任一段時間的主編,但因與劉賓雁等人意見相左和導報發行量下降,不久就辭職,入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現代文學專業,並在該校教中文。王超華出國後一直致力於回顧和整理八九學運史實,將其在國內躲藏時記錄的回憶陸續發表,參加1991年巴黎“八九學運歷史回顧與反思”會議,參與美國留學生“華夏文摘”中的六四史料整理等工作,為八九學運史料的整理作了巨大的奉獻。 (64memo反貪倡廉-89)

  【常見誤解】外界對王超華在八九學運中的作用的了解嚴重不足,《天安門》影片中沒有對王超華的採訪是其極大的缺陷。

  【備註】備註

  【王超華發表的文章】
  • 王超華:永遠的一九八九──紀念八九民運十三周年
  • 王超華:我與十二學者上廣場
  • 王超華:我的“學生有錯,政府有罪”立場──紀念“六四”十二周年
  • 王超華:泯滅人性的國家至上原則──強烈抗議拘押六四難屬丁子霖、張先玲、黃金平
  • 王超華:我所知道的對話團
  • 王超華:趙紫陽──良知形象的力量
  • 王超華:我所知道的對話團
  • 王超華:一次人民的示威──我所經歷的四•二七大遊行
  • 王超華:記張銘二三事
    (64memo.com-2004)

      【關於王超華的文章】
  • 六四流亡學生17人:回顧與反思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
  • 李健:六四倖存者王超華聖地牙哥九評會演講
  • 李健:六四倖存者王超華聖地牙哥九評會演講
    (64memo祖國萬歲-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