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人事大地震──部分理事集體辭職風波始末
世界週刊
2005年2月13日
頁次: 1 | 2 | 3 | 4 |  下一頁
  

提要: 
  ﹒中國人權迷失方向?
  ﹒掌控人道援助金受非議
  ﹒有資源的幹不了事
  ﹒方勵之折衷方案流產
  ﹒人權組織不宜過份鋪張
  ﹒「中國通」面臨兩難境地
  ﹒絕對權力絕對導致腐敗


編者按

  相關文本﹐請讀者參照閱讀﹕

  中國人權理事會聲明

  原“中國人權”部分理事公開聲明


封從德      2/15/2005 8:37:00 PM


中國人權人事大地震

──部分理事集體辭職風波始末

曾慧燕


  總部設在紐約的「中國人權」組織,最近爆發多名理事和榮譽理事相繼辭職風波,包括方勵之、郭羅基、林培瑞(Perry Link)、劉賓雁、蘇曉康及王渝等十多人。由於「中國人權」成立16年來,對促進中國的人權事業發揮重大作用,而且過去一直予人內部團結的形象,一度被視為海外中國大陸民運人權團體的楷模。這次多名頗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理事集體辭職,格外引人注目。 (64檔案 / 89)

  「中國人權」1989年3月在紐約創建,目的是「接續三○年代蔡元培、宋慶齡領導的『中國人權保障同盟』的事業」,自我定位是一個「在中國大陸推廣人權理念、進行人道救助的非政府組織」。


中國人權迷失方向?  

  今年1月7日中國人權召開年度理事會會議後,共同主席方勵之、理事郭羅基、林培瑞、蘇曉康、叢蘇、張偉國及鄭心元、執行委員李曉蓉、童屹及榮譽理事黃默等先後辭職;此前則有理事王丹、蕭強、于浩成及執委王渝等辭職。理由主要是針對中國人權主席劉青及其管理層,認為中國人權「迷失了方向」,並批評劉青做了13年的主席仍未「退位讓賢」。

  與其他海外中國人的組織人事糾紛層出不窮、內鬥不息相比,中國人權成立十多年來,無論在海外中國人的圈子或是西方社會,都建立了相當口碑,算是海外民運的一塊淨土。可是,這次中國人權爆發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衝突,甚至連兩名「中國通」的美國知名學者黎安友(Andrew Nathan)、林培瑞(Perry Link),也不可避免捲入這場風波中,而且兩人立場不同,觀點迥異。 (64memo中華富強-1989)

  在辭職的理事中,有中國人權早期的創始人,有為中國人權奉獻十多年的義工,有當時人在大陸就冒風險出任理事的異議學者,還有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美國學者。對於中國人權的「蛻變」,他們聲稱為之心碎及「肝腸寸斷」。

  郭羅基等多名理事辭職的理由是,近幾年來,中國人權已經「從一個理想主義者創建的公益組織,變成一個搞黑箱操作、無視章程法規的利益集團」。

  郭羅基等人在一份連署辭職聲明中指出,「中國人權最大的偏差,是背離了具有普世價值的、非政黨、非政治化的人權理念」。聲明指劉青「近年來身兼其他三個組織(全球紀念「六四」15周年籌委會、公民議政、中國平等教育基金會)的主席,領導政治團體,涉入政黨政治」。他們並懷疑劉青以其掌控的人道援助基金,向其他組織進行利益輸送,「對中國人權構成嚴重違反其章程的利益衝突」、「中國人權的資源被用來建立劉青個人的政治資本」。 (64檔案 / 2004)

  導致郭羅基等人集體辭職的另一原因,是中國人權目前每年近三百萬美元的經費預算,用於薪水和辦公室的費用高逾60%,「其餘又以合作專案、工作合同等形式,與其他組織的成員進行利益分配」,只有不到十萬元用於人道援助基金,其中六四受難者家屬只有1萬000多元,而劉青個人年薪達八萬美元。

  郭羅基等人又認為,中國人權的內部運作違反該組織章程,越來越缺乏透明性。當中國大陸本土的公民維權運動在新世紀興起和持續高漲之際,「中國人權麻木地置身事外,被人譏為『人權貴族』。中國人權已不再是我們所憧憬的、十數年傾心傾力投入的那個組織。我們以合乎程式的方式糾正偏差的努力,均告無效,所以我們決定辭職」。

  他們在辭職聲明中指出,第一,既然我們不能正常行使職責,通過這個組織去有效推動人權事業,我們也不願繼續為其蛻變承擔責任。第二,我們不願讓他們繼續用我們的名義去向基金會籌款。第三,該組織內部已無民主程序可言,我們只能從外部利用民主社會的言論自由和法治來促成其轉變。

  在這次風波中成為主角的劉青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擔任中國人權主席13年,過去從沒有人提出改選主席的問題,直到今年年會,對他不滿的理事,也沒有提出誰接任主席的方案,反而在未物色到合適人選之前,寧可罷免他,沒有顧及此舉恐怕會影響中國人權的日常工作。如果他就這樣一走了之,「是對人權事業不負責任的表現」。

  他指出,他不是戀棧不退,而是正在物色合適人選,希望有個過渡期,待到繼任者熟悉中國人權的工作和組織情況後再交班。

  劉青說,過去十年他在中國人權的薪水並不高,加薪是這兩三年的事,他本人並不熱衷加薪,甚至還持反對態度。但因他手下有不少優秀員工,有的過去在美國主流媒體或非政府組織工作,拿的薪水都比較高。他是聽從別人勸說,如果他身為主席不接受加薪,就會影響下屬的薪資收入。在支持他加薪的人中,就有對他不滿而辭職的執委王渝。

  王渝證實,她確實支援給劉青等人加薪,因為經濟基礎是保障做好工作的條件之一。即使劉青現在年薪八萬,與其他性質相近的非政府組織相比,仍屬「低薪」。

  中國人權執行主任、前紐約市立大學法學院教授譚競嫦(Sharon Hom)也表示,中國人權員工的薪水,在非政府組織中算是最低的,他們都是基於一種奉獻精神才進入中國人權工作。

  對於部分理事不滿劉青出任中國人權主席13年,譚競嫦說在她認識的非政府組織的負責人中,就有人做了20多年還在任,而中國人權主席更非一般人能勝任,她相當肯定劉青的工作能力和人品。

  譚競嫦說,劉青雖然擔任其他三個組織的主席,不但沒有拿錢,還自掏腰包捐款出錢出力。

  針對部分理事認為劉青同時兼任其他組織負責人構成利益衝突的問題,根據法律界人士的意見,由於紐約州法律並沒有規定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不可以擔任其他非營利組織的職務,相關政策或可由所在組織的理事會自行訂定。

  
頁次: 1 | 2 | 3 | 4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