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
封從德
2004年9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
  

七、“黑手”與一些重大決策  

  關於“黑手”有四種說法,一是同情學運的體制內的中共高層人物,如趙紫陽、鮑彤、陳一諮等(“三所一會”);二是一些著名的知識份子,如方勵之、嚴家其、包遵信、鄭義等人;三是工人領袖如韓東方和私營企業主如四通的萬潤南等[51];四是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的人員,如王軍濤、陳子明、劉剛、王丹等等。從組織角度看,只有社經所這些人較多參與八九民運的組織運作,而該所最重要的陳子明、王軍濤二人,則在當時的報導中完全隱沒[52]。這堨D要分析他們在運動中的作用。 (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由前文可以看出,社經所人員確實參與或主導了八九民運期間幾個重要組織的成立和運作,從學運最初的北大籌委會,到北高聯,再到後期的首聯,都能見到社經所人員操作的影子。前文提到,北大籌委會的成立最初是由民主沙龍暗中推動的,而民主沙龍的創始人劉剛和當時的負責人王丹,運動前早已是社經所的工作人員。這一情況被隱藏了十五年,最近才由王軍濤等人披露[53],八九年我甚至還以為張倫等人也是學生。而推動北高聯成立的是劉剛這位已非學生的社經所人員。到戒嚴後成立的首聯,幾乎就是社經所整套班子運作的結果。 (64檔案-89)

  這堸Q論幾個重大決策的來龍去脈。有些根據現有的資料可以分析出初步的脈絡,有的至今仍是一團迷霧。


1、絕食是否“黑手”操作的結果?  

  關於黑手,還有一個尚未清楚的問題,即絕食的發起,是否是“黑手”、又是哪些“黑手”運作的結果?我們知道,絕食是王丹、吾爾開希等六人違背學運組織決議而用個人名義發起的,但其理論依據--“改革派希望咱們大鬧”--至今還不知從何而來。前文提到,王超華回憶說:5月11日北高聯常委會會上,六人之一的馬少方激動地說:“非常確切的中南海的消息,實際上改革派希望咱們大鬧,越大鬧越好。”[54]當時反對絕食的北高聯常委梁二提到吾爾開希頭天晚上見田紀雲的情況﹕ (64memo.com-2004)

  開希在五月十日晚曾經到田紀雲的辦公室,與田紀雲和趙紫陽的秘書商量問題。他說,秘書一直站在後面沒說話,而田紀雲不時回過頭低聲地與他商量一些問題。開希自己就認為中央有緩和的態度了,如果我們再一加壓的話,就很可能答應我們早期提出的要求。他是與彭濤一塊去的。他很堅定地告訴我,絕食是勢在必行的。這是五月十日晚上深夜兩點鐘左右。[55] (64memo.com´89)

  田紀雲在一九八九年是負責農業和外貿的副總理,站在趙紫陽一邊,提倡與學生對話。[56]那個“非常確切的中南海的消息”是不是就是田紀雲透露的?無從判斷。另外,王丹本身是社經所人員,除了劉剛未見其他人員表示反對絕食,王軍濤在絕食第二天與劉曉波爭論,主張不怕“可能導致流血”的“強硬對抗”,出國後甚至說八九年王丹大事聽他的,他“必須為此承擔責任”,那麼撇開組織而用個人名義發起的絕食,是不是也是聽了軍濤的話呢?所有這些問題,至今還是一個謎。 (64memo.com´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