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
封從德
2004年9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
  
  [58] 見劉曉波《末日倖存者的獨白》第116頁。《黑手備忘錄》序一中的『何家棟致包遵信書』也提到希望“血流成河”以“激起民憤”的一些知識界政客:五月二十二日,知識界在政治學所開會,……我說:“應該動員學生撤出廣場。”立刻遭到幾個人反對:“這要血流成河。”我說:“不撤就不血流成河嗎?”他們說:“流血就激起民憤。”這是什麼邏輯,看來有的人是被恐懼弄昏了頭。不過有一點是清楚的,除了混世魔王,都怕玉石俱焚。……我不厭其煩地說這些,只是想表明一點:知識份子是想補天的,而一些政客恨不得把窟窿桶得更大些,好由他來收拾殘局。見『何家棟致包遵信書』,載《黑手備忘錄》第27–28頁。從何家棟與社經所其他人員的關係看,大概不是指社經所的人。可見當時不怕“血流成河”而希望“激起民憤”的知識份子並不少。 (64memo.com-2004)

  [59] 《黑手備忘錄》第477頁。主持會議的王軍濤解釋說:“從會議氣氛看,勸說學生停止絕食不可能成功。”見同書第121頁。

  [60] 見陳子華『八九民運中的陳子明』一文及《黑手備忘錄》第478頁。

  [61] 見陳子明《反思十年改革》第415頁。

  [62] 同上第414頁。

  [63] 見陳子華『八九民運中的陳子明』一文。

  [64] 見陳小雅『答曉華』一文的補注﹕“2003年10月3日上午,許良英先生見到葉篤正。葉先生說他不僅從未與陳子明通過電話,而且沒聽說過這個人!他說自己89年是同情學生的,簽署過聯名信、去過廣場,還和胡績偉共促召開人大特別會議,但從來不記得有與陳子明通話這件事。他說,如果有,他會記得,而且也不會避諱的。2003.10.08”

  [65] 見包遵信《未完成的涅槃》第231頁。

  [66] 柴玲、李錄還記得陳明遠作為絕食團的顧問﹐不僅參與了指揮部決定複食的會議﹐三人還一同開了記者會﹔而從陳最初懷疑李錄是特務到這時卻通力合作的態度轉變來看﹐也印證他當時急切希望學生複食(《回顧與反思》第169,197和200頁)。另外﹐絕食團的王文六四後不久對記者提到他5.18複食﹐即因“陳明遠同其他知識份子、工人、市民到廣場要求學生領袖停止絕食,我的絕食行動便在當天結束。”(《聯合報》1989-09-05/09版/大陸新聞.大家談) (64memo中華富強´89)

  [67] 見《黑手備忘錄》第358頁。

  [68] 劉曉波《末日倖存者的獨白》第168頁。鄭義也說:“聯席會議的另一項重大決策就是決不撒退,誓死保衛天安門廣場。”見鄭義《歷史的一部分》第96頁。

  [69] 見《黑手備忘錄》第487頁。

  [70] 見包遵信《未完成的涅槃》第238頁。

  [71] 見陳小雅《八九民運史》第348頁。

  [72] 這一點在《黑手備忘錄》中也不得不承認,見該書第127和487頁。

  [73] 《黑手備忘錄》第127–128頁。

  [74] 見封從德《天安門之爭》第178–179頁。

  [75] 見《回顧與反思》第236頁。

  [76] 這是1995年我對李錄的電話核實,見《天安門之爭》第182–183頁。

  [77] 《香港時報》、《快報》、《大公報》、《文匯報》,1989年5月29日頭版;《回顧與反思》第239頁。

  [78] 臺灣《聯合報》,1989年5月29日,頭版要聞;《文匯報》,1989年5月30日頭版。

  [79] 見陳小雅《八九民運史》第359–360頁及第11、348和357頁。

  [80] 《北京之春》1998年8月號。

  [81] 見陳子華『八九民運中的陳子明』一文。

  [82] 見陳小雅『答曉華』一文。

  [83] 見《黑手備忘錄》第488頁。何維淩夜訪包遵信的詳情參見包遵信《未完成的涅槃》第251–255頁。

  [84] 見包遵信《未完成的涅槃》第251–253頁。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