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
封從德
2004年9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
  
  [31] 《黑手備忘錄》第483–484頁。王軍濤自己的回憶也印證了張倫的說法:“5月22日,幾件事情使我決定採取行動。一是與子明、劉剛、張倫、衛華等團隊骨幹溝通。他們大都不理解我不進不退的姿態。他們對於我的畏難心態指出,只有動起來,才能看到機會”,見同書第123頁。陳子華的文章也印證了這一點:“5月22日,陳、王之間發生了在八九民運期間唯一的一次爭論。王軍濤批評陳子明跑到“一線”上來是放棄了自己的應盡職責,將大家置於險境。”見陳子華『八九民運中的陳子明』一文。而陳子明自己的說法則恰恰反過來:“5月22日晚,我在和王軍濤談話時,真誠希望他和我一起回到學術研究上來”,並不贊成王冒險去廣場支持學生。見陳子明《反思十年改革》,香港:當代月刊,1992年5月,第420頁。綜合看來,張倫、王軍濤和陳子華的記述一致,應該較為準確,而陳子明的回憶正好把實情反轉了。 (Memoir Tiananmen / 2004)

  [32] 見《未完成的涅槃》第233頁。

  [33] 見《黑手備忘錄》第125–126頁。

  [34] 同上第126頁。

  [35] 王超華回憶,見《回顧與反思》第214頁。

  [36] 張伯笠回憶,同上第208–209頁。這次會議我不在,但記得次日柴玲也向我提到48小時一說。李錄不承認這個協議,見同書266頁。

  [37] 這句話李祿記得是柴玲參加完首聯會議回來後對他說的,同上第214頁。我記得柴玲在5月23日下午對我也說是首聯任命了指揮部。

  [38] 見《回顧與反思》第210頁。

  [39] 見《未完成的涅槃》第350頁。

  [40] 同上第234頁。

  [41] 見香港《東方日報》、《快報》1989年5月25日。

  [42] 見香港《明報》1989年5月25日。

  [43] 同上見《明報》1989年5月25日。

  [44] 見《黑手備忘錄》第125頁王軍濤的記述。

  [45] 見《回顧與反思》第235 頁老木的回憶:“聯席會議的召集人是王丹,不是主持人。實際的主持人是王軍濤和包遵信,劉剛擔任秘書長的工作”。

  [46] 學生議會的議長本來按王軍濤的設計應該是王丹,但因為“實際運作中維憲會與學生議會被混淆”,王丹沒能履行這個職能。此前,王軍濤還設計由王丹任廣場指揮部的總指揮,也沒成功。見《黑手備忘錄》第125頁王軍濤的記述。

  [47] 李祿回憶,見《回顧與反思》第237–238頁。

  [48] 李祿回憶,出處同上。另據報導,“二十八日淩晨堅持留在廣場靜坐的三百多間高校學生代表重新投票,結果以六成多數票通過提出在六月二十日撤離廣場的議案”,見《八九中國民運紀實》第501頁。

  [49] 當時所有報刊的報導都是“建議”。首聯此前此後的歷次“建議”都沒有撤離廣場一項,而這次“建議”撤離實際上還是廣場指揮部提出的緊急動議,首聯本來起草的“建議”是堅持到六月二十日以後,廣見當時的傳單和報導。

  [50] 已知的如薊門飯店、北緯飯店、雅園飯店(北京西郊)、人人大酒樓、社經所(北郊雙泉堡)、東方飯店(虎坊橋)、北京飯店、京豐賓館、香山會議、北大、社科院、中國文化書院〔人大附中內〕、前門附近一個賓館(前門飯店?)、西郊紫竹院那個郊區農民開的賓館等。

  [51] 韓東方與陳子明、王軍濤在這本書中被稱為“黑手”:George Black and Robin Munro: Black Hands of Beijing: Lives of Defiance in China´s Democracy Movement.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Inc., 1993.

  [52] 查《聯合報》資料庫當時全部上千條報導中,王軍濤只在5月21日與其他九個知識份子一起誓言“絕不向末代皇帝稱臣”而被報導過一次,陳子明則一次也沒有。見《聯合報》1989年5月22日,02版/大陸民主運動特別報導/高層鬥爭。

  [53]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2004年5月23日播出的王軍濤採訪和《黑手備忘錄》中的簡歷。2003年五月我的《42問》(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8294)公佈後,王軍濤私下給我的電郵說:“張倫是1986年,劉剛是1988年進入(社經所)工作網路,王丹則在89年運動前開始參加活動。高超群也在1988年參加過活動。北京大學歷屆研究生會主席和活躍的青年教師的核心人物也都在我的個人關係網中。....張倫本來的分工是與北大社會學系的研究生、教師和社會學所聯繫,組織課題研究,但他做了大量的聯繫活動分子的工作。劉剛就是他推薦和引見給我們的。我想,他當年接觸你們,也是想做同樣的事情。” (64memo祖國萬歲´89)

  [54] 《回顧與反思》第94頁。

  [55] 同上第128頁。

  [56] 《中國「六四」真相》第32頁。

  [57] 《黑手備忘錄》第487頁。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