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學運的組織與“黑手”
封從德
2004年9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
  

4、六四屠殺時“黑手”們在不在北京市區?  

  社經所人員在戒嚴當晚立即開始著手佈置了一個周密的出逃“第二方案”,當時完全沒有知會廣場指揮部,六四屠殺時許多“黑手”都不在北京市區。這是“黑手”們一直避諱的,直到十多年後才逐步透露了一點。陳子華在“六四”十周年時為了回應陳小雅對“三線計畫”的質疑,首次披露了這方面的一些情形:

  從5月20日開始,陳子明、王軍濤著手準備第二方案,即在當局血腥鎮壓之前把學運和民運的領袖人物撤離現場,避免在亂軍之中遭遇不測。社經所專職人員畢誼民、謝小慶、于國祿、王之虹等具體組織了方案的落實工作。在這一方案的具體安排下,王丹、劉剛、包遵信等在“六四”屠城前撤離了北京市區。[89]

  最近出版的《黑手備忘錄》中,陳子華的記述稍有變化:一是將“5月20日開始”改為“21日”,二是把“屠城前”改為“屠城時”,三是透露了具體的地點(“在京郊竇店布了一個點”),四是將被轉移人員的名單加長(王丹、劉剛、楊濤、邵江、張倫、包遵信、老木、劉蘇里等)。[90]王軍濤在書中的回憶大致印證了陳子華的記述,只是這個“第二方案”不是21日開始的,而是19日當晚: (64memo反貪倡廉/2004)

  是晚(19日),國務院發佈戒嚴令…我與子明、衛華再度商議…我們決定進行分工…我提出…應當為他們準備安全藏身之處。…5月27日…佈置一旦鎮壓發生我們的應變措施…在5月27日會議上,費遠承擔了第一項任務,他在人人大酒樓安排了對天安門廣場的緊急疏散措施;謝小慶承諾將人安排在昌平某地;畢誼民聯繫外地建立最後的藏身地;我還讓劉丹紅設計疏散後團隊成員聯絡方式和密碼。…5月31日,我決定撤出運動,回到原來的團隊專案特別是研究工作,同時還將劉剛和張倫從第一線撤下來休整。[91] (64memo中華富強/2004)

  接著,王軍濤說,六三當晚軍隊開槍時,他和陳子明等人都在“北京西郊的雅園飯店”。畢誼民(社經所常務副所長)的回憶印證了王軍濤的記述:

  為了預防萬一,我們決定先把王丹、劉剛、楊濤、張倫、老木等人保護起來。我找到謝小慶,他二話沒說就把昌平的房子騰出來。6月1日我把張倫等幾個人安置在昌平小慶家(“六•四”後,小慶又把張倫、老木、楊濤送出北京)。我和之虹還給軍濤、王丹、劉剛、包遵信和張倫等人做了假名工作證。6月3日午夜,我接到小慶電話:“我在北池子,慘絕人寰!”4日淩晨5點,軍濤打來電話:“小畢,你沒事吧!”“沒事”,我說。“那你好好在家呆著,千萬別出來!”我問:“你在哪?”“雅園賓館。”[92] (64memo.com - 89)

  隨即,畢誼民便開車去各處拉人。這奡ㄗ鴘滿妍畢W工作證”解答了我在廣場上的一個疑惑:當時流傳說有四十本外國護照,我一直不明白,外國護照在國內有什麼用?如果是外國使館幫忙,給我們這些黑頭發黃皮膚又有什麼用?如果是去國外的簽證,我們連中國護照都沒有。六四從廣場撤回北大,下午,在淒唳的雨後,我和柴玲沒處去,在北大校園遇到一位知識份子,他告訴我們可以去一個地方取得假證件,說已有許多人去那堙A問我們要不要去。我們當時將近兩天沒睡覺,只是一陣麻木,冷冷地說,不用了。那人沒多加勸,拎著一隻小手提箱就走,走了十幾步,又折回來,對著柴玲說:“你等著瞧,以後我的名氣會比你更大。”說完就走了。當時我簡直沒有甚麼知覺,心塈韞[麻木。那時我們完全不知道社經所人員從一戒嚴就立即著手的出逃方案,也幸好不知道。 (六四檔案 - 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