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特寫(海外女性系列)
黃翔
2004年12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北明日記:獨白與隨想  


伊拉克之戰  

  美軍攻入巴格達之前,伊拉克人沉默;白宮誓言推翻薩達姆政權,伊拉克人沉默;五角大樓宣佈薩達姆政權崩潰,伊拉克本土、美國和世界各處的伊拉克人,仿佛一下子全都從地下冒出來,歡呼!雀躍!把2003年4月9日,看成整個伊拉克的生日。這些在“戰與和”中任憑世界天翻地覆的伊拉克人,這些長久失聲、沉默不語的伊拉克人,仿佛凝聚成一個人,給薩達姆頭上套上絞索,同時掄起一柄大錘,拉倒並砸毀了那座薩達姆的塑象。他們的存在和突然出現及其肢體語言提醒全世界,在伊拉克,在那個蔑視國際協議而一意孤行的地域,在暴君腳下,始終匍匐著一片血肉的沉默。 (64檔案 / 2004)

  這片闊大、啞默的、血肉的生靈,在漫長的三十五年間,沒有發出過自己的聲音。他們面對的只有屠殺,幾乎每一個家庭都不能倖免;暴虐堵住了他們的嘴,瓦解了他們的聲音乃至思維。面對這樣的生存空間,縱使全球每一個角落都在談論伊拉克,而伊拉克人卻完全失聲。他們的口腔仿佛被無形的彈簧繃住,鼓眼張口卻出不了聲!這種情況類似上個世紀猶太人的命運,當偌大世界遍布納粹魔影時,卻沒有人洞悉猶太人的苦難;這甚至對於當時參戰的美國人,也是一個意外的發現。美國士兵在橫掃歐洲戰場時,一群人無意中走進一個關著的鐵門,結果出乎意料之外,這兒竟是一座集中營。堶悸漱H形如骷髏、幻似幽靈,從人間地獄中緩緩地朝這些士兵圍聚攏來。後來的事實表明,這樣的集中營散布在歐洲各地,關押的人數竟高達七十一萬四千人!千百萬猶太人正如今天的伊拉克人一樣,被禁錮在嚴密封鎖的環境,外界根本無從知道他們的存在,也聽不到他們的任何信息。 (64memo.com / 2004)

  人們極易遺忘歷史;也極易忽略歷史的重覆。

  人類的苦難,唯有人群中的先知率先驚覺。早在納粹發動侵略戰爭六年之前,愛因斯坦就改變了絕對和平主義的立場,呼籲全世界聯合起來,共同以軍事力量粉碎希特勒的野心。令人失望的是,各國反應消極,不予回應,無動於衷。就正如美國總統羅斯福果斷作出決策,領導美國走上歐洲戰場,而受到眾多的非議和指摘;愛因斯坦的主張引來的也是庸眾的攻擊!

  伊拉克獨裁者掌握著一切,包括全體國民的生命。他們為所欲為、無人吭聲,不僅讓伊拉克境內的人害怕,即使生活在國外的人也懼怕。他們在國外稍有不遜,國內的親屬就跟著倒霉。薩達姆政權利用金錢和高壓手段,誘惑和收買人民的良心,鼓歷孩子舉報父母、青年學生做黨的馴服工具。政府工作人員不時在公眾視野中失蹤,遭到逮捕、在獄中備受虐待,然後突然又在崗位上重新出現。這種情況類似中國文革時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和東德警察檔案解密後所顯示的情況。美國攻入巴格達之前,本國境內的伊拉克移民無人敢冒風險,公然上街表達支持推倒薩達姆,因為薩達姆的警察間諜無時不在、無處不在。他們這樣做,要付出整個家族身家性命的高昂代價!薩達姆一旦垮臺伊拉克民眾普遍表達支持,這些薩達姆的大屠殺的倖存者,在槍炮聲中的底格里斯河畔,向聯軍拋擲歡呼和鮮花。伊拉克境外移民美國的伊拉克人,大膽地走上街頭,第一次公開表達對戰爭的支持,並敢於在新聞報導中公佈自己的真實身份和姓名。他們真實的心聲,遲至薩達姆垮臺後才表達出來,這種情況使人想起中國歷次運動中的受害者,他們至今仍然不能公開發出自己的抗議之聲,向社會討回公道!從土地改革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到反右運動和文化大革命,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為共產極權國家之最,最保守的估計是兩千萬,最高估計是八千萬。據專家統計,不算監獄、勞改勞教場所及各種非正式關押的倖存者,僅死去、永遠離開這個世界的人數就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這是另一個更為巨大的處於寂靜的時間深處的人群的汪洋!其中除了我們自己,還有幾乎整體被湮滅的我們的父輩、祖父輩!這片汪洋至今仍然處於海嘯驟起之前的隱形騷動中。偶爾有一兩個不甘沉默者出現,一舉引人注目,就被劃入另類;而在西方人們無論持什麼觀點、發表什麼言論、包括對政府的尖銳批評乃至公開反對,絕不會引起人們的驚異和敵意。不同意見的自由表達是一個正常社會全體成員共同享有的公民權利。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若說其社會成員中誰持有“異議”,卻決不是僅僅特指某一持有獨立見解的個人,而幾乎可以泛指各自社會見解相異的公眾全體。 (六四檔案 - 89)

  西方人很難意識和發現專制國家中人們整體性的沉默,他們對此缺少敏銳的知覺,難以觸摸到恐懼和憤怒中的一聲不響的深層。在言論受禁的專制國度,被迫沉默的人們視聽被堵塞,在沉默中甚至遺忘了自己正是構成具有巨大威懾力的汪洋沉默中的一分子、一滴水!沉默的水面上,偶爾這堥綵堣]許有些冒出來的水泡,看似互不波及、各自孤立,幾近一潭死水;其實,也許正是這種異乎尋常的平靜中,藏匿著一觸即發的風暴! (64memo祖國萬歲/89)

  伊拉克戰爭戰前和戰後,人們也許會對這場戰爭各持不同的立場和態度,不是反對就是支持。甚至美國民主黨在戰後也抨擊伊戰師出無名;而布希和柯瑞的競選中,對伊戰的否定也成了柯瑞向對方出擊的重拳。這堣ㄠM門就戰爭論述戰爭。是的,伊拉克沒有發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對伊拉克人來說,暴君薩達姆及其政權就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武檢報結果證明伊拉克無WMD,它的鮮為人知、白骨累累的“萬人坑”,卻是這場戰爭中的一大意外發現。 (64memo.com/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