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特寫(海外女性系列)
黃翔
2004年12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漢奸?!奴才?!賣國賊?!  

  北明守在華盛頓,歷史把她放在那堙A注定要她來做一件事,並且坦然面對自己未來可能或必然的定位:“漢奸”、“賣國賊”、“美國奴才”。這件事就是“義和團運動”和八國聯軍中的美國、如何看待美國和北明眼中的美國、歷史和現實中的美國以及湯開歷史迷霧、澄清歷史真相後的美國。北明走進華盛頓國會圖書館、靜靜地孤處一隅,大量閱讀少有人問津的歷史資料、翻動那些又黃又脆的易碎的紙張。閱讀中,發覺這又黃又脆的不僅是紙頁,也是紙上密密麻麻印刷的文字,是時間和歷史的原貌,一碰就碎,就化為粉齏。她坐在那兒閱讀,就是一次發現,也是一次搶救。北明一頭紮進了美國歷史也聯繫對其現實的外交行為進行研究。她深感震驚,這麼多如此豐富、詳實的歷史記錄,作為一個國家的美國,竟如此不經意地撂置一邊;可見美國人從不在意也不習慣於自我宣傳,美國學者竟不以為然。而對於中國來說,卻是前所未聞的史料和祕聞;若中國人一旦掌握,就會將其意識形態化,不是對此保持沉默,就是將其加以篡改、難逃人為歪曲的厄運。就誠如中國現當代的政治史、思想史、文學史,一切都出於意識形態導向和現實政治的需要,根本無從持公正、客觀、實事求是的態度,讓歷史呈現它的本來面目,留給子孫後代一份誠實。北明認為,研究人類世界史,不能僅立足於本民族的觀點和立場;而應綜合各民族的不同資訊進行參照和比較,才能見出人類歷史的清晰面貌。而研究本民族的歷史和現實,也應該超越黨派功利的視角和人為觀念的制約,才能讓人見出民族和種族歷史和現實運動的真實軌跡。 (64memo.com´89)

  歷史上的義和團,究竟應如何看待?它實質上是一場“運動”還是一場“暴亂”;這個問題就誠如“八九民運”究竟是一場“暴亂”還是一場“運動”?!都同樣需要還歷史的真相、作出符合歷史事實的誠實的回答。義和團問題在大陸學界早有明確定論,北明依據她所觸及的不同史料,從不同的視角、作出不同的檢視。

  十九世紀下半葉列強對中國的侵略和欺負,導致民間普遍的仇外情緒,這是義和團得以產生的社會歷史背景。義和團的出現,受到清朝政府的聳恿和縱容,因而使其暴行得以在大範圍內迅猛泛濫。它起始於山東,起因是外來宗教文化引起的教民衝突。官府對此不聞不問,對義和團持懷柔政策,進而導致兩名德國傳教士被害,於是德國以此為藉口出兵並強佔膠州灣。德國人在山東橫行霸道,對中國老百姓傲慢無禮,甚至連美國的外交使節都憤憤不平。後因德國公然拘留中國紳士,美國公使專此呈報美國國務院,要求美國引起關注。 (64memo祖國萬歲/89)

  “義和團”原稱“義和拳”,因受到官府支持後號稱“義和團”,收歸地方所屬的團練。官府對“義和團”暴行的縱容,加劇了拳民對各地教士和教民的攻擊;但地方官府卻欺騙朝廷,隱瞞酷虐教民的真象,清廷由此轉而持更強烈的排外態度。反抗列強欺壓本是正常的民族情緒,但以暴民政治的舉措危及外國教士包括本土教民的生命財產,激憤的情緒就演化成違反協約和國際公法的問題了。義和團以暴力攻擊西方傳教士並誓言驅逐外國人和滅絕基督徒,引起美國政府的注意,從而呼籲清朝政府關注並妥善解決。僅在數天之內就給大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寫了七次通告,敦促清廷採取相應措施,制止義和團暴亂和殺戮。但暴亂事態有增無已。在華各國公使一致要求清政府撤換山東巡撫,但這位巡撫應召入京,竟說服慈禧太后支援義和團,實施排外政策。慈禧的強硬態度本無可指責,但對國事的處理變成了家政心態,置契約精神和國際準則而不顧,任憑情緒使然,利用無知暴民借以發泄國憤卻後患無窮,導致了中國歷史上的巨大創痛! (64memo反貪倡廉´89)

  北明從查閱的歷史檔案中發硯一些鮮為人知的令人觸目驚心的歷史:當時保定府附近,天主教村莊被毀滅,六十一名基督徒被殺,有些被活活燒死。北京以西四十英堻B一名中國牧師和一名中國教徒被殺,教堂被毀。一位法國著名的傳教士在給法國駐華公使的信中表述他所了解到的情況:“被殺死的基督徒有七十多名,許多村莊被搶掠和燒毀,更大量的村莊被廢棄。二百多名基督徒赤手空拳,無衣無食,四處逃竄。僅北京一地,就大約有四百多名難民,包括男人、婦女和兒童。成千上萬的人將在近期趕來。我們必須停止中學以及大學的課程;利用所有的醫院做空房接待這些不幸的人。在東部,搶掠和焚燒情況嚴重,每小時都有警報傳來。北京已被四麵包圍,義和團日益臨近北京……宗教迫害不是唯一的宗旨,真正的目的是滅絕歐洲人……北京城堨L們的同伙已經準備好攻擊教堂並清除領事館……”這位法國傳教士的中文名字叫樊國梁(FAVIER),當時的法國駐華公使名畢盛(PICHON),時間是1900年5月19日。僅從這麼一點記錄在案的歷史就使我們不禁震驚:“義和團運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八國聯軍侵華史實始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對義和團和八國聯軍我們究竟應該怎麼理解?以往我們的歷史教科書的編寫是真實可信的還是應該翻案、重寫?北明翻出和披露這些連美國人都未在意的故事是出於什麼用意?良心?正直?公義?對歷史負責?對中國人和曾經入侵中國的八國聯軍負責並主持世界公道?北明是什麼人?!漢奸?!奴才?!賣國賊和美國人的走狗?!或者乾脆就是一堆不齒於中國人的臭狗屎?! (64memo.com/89)

  北明指出,對於列強瓜分中國,美國一貫站在同情中國的立場;對於德國在山東的侵略和在教民衝突中的橫蠻無理,美國也明確站在中國一邊。鑒於當時義和團暴虐持續不止,各國政府不能眼見暴虐坐視不理,美國只能代表美國說話。由於代表中國的清廷持續違反協約,美國獨立於列強的立場變得越來越艱難。美國一向是、現在仍然是中國的好朋友。作為國家與國家交往的前提,美國當時對中國的支持必須以中國遵守協約與規定為前提。清政府原欲採納山東做法,收納拳民為官方練團以平息暴亂,但其法令因種種原因未能實施,最後形同一紙空文。美國同許多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和商業往來,尊重商業規則和契約精神,同中國之間的商業往來也是基於雙邊互惠。他們面對的不僅是遭受烏合之眾的暴力攻擊,他們壓根兒從古至今都不懂中國政治。在中國人玩弄於股掌的傳統政治韜晦面前,美國人單純而天真。當時包括美國在內的在華各外交使團召集各國公使會議,要求清政府採取有效措施平息各地濫殺無辜的行徑,但無濟於事,數省暴亂失控,義和團逼近北京。各國公使館紛紛呼籲本國出兵保衛其在京外交人員生命財產安全。在這種情勢下,美國公使向美國政府提出,如果其他國家領兵進京,可否與海軍艦隊司令一起安排公使館的警衛?這是在數度尋求和平解決義和團暴亂事件無效後,一個國家的正常反應;也是之後由此引發的美國在“八國聯軍侵略中國”中最早的派兵行動。 (64memo.com-1989)

  義和團運動已經發展為全面的殺戮暴行,甚至連婦孺也未能倖免。橋樑、車站被毀、外國公民被襲,中國政府有意縱容,八國聯合致信大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卻遲遲未見回復。在清政府信譽喪失殆盡的情況下,聯合公使發出聯合命令、緊急調遣警衛隊進京保衛公使館;此時,清政府的回復才遲遲而至,表示外國公使派兵進京,清政府持中立立場,不加阻止。“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的歷史就這樣拉開序幕。外國領館的安全是所在國政府的責任,外國武裝出兵確屬違反規定,然而這一慣例並不適合於八國警衛進京。清政府違反協約在先,各國派出警衛在後。清軍私下同義和團聯手,助長暴民亂開殺戒。德國公使和日本書記官被殺死在北京街頭,是當時的歷史事實,在故紙堆中記錄在案、有據可查。北明由此認定,在一百年後的今天,不應該誤導中國民眾,把此一歷史事件改寫,宣稱為“八國聯軍侵略中國”! (64memo.com - 1989)

  義和團之亂引發中國同各國武裝衝突已不可避免,這是由於清政府內部在義和團問題上嚴重分歧,削弱了控制力量而導致。美國公使再度向美國政府要求海軍保護,而太平洋彼岸未作出任何反應,它關注的是列強在華行徑是否將蠶食中國領土和進一步瓜分中國利益,從而導致美國在華門戶開放政策的破產。危勢逼人,各國再度強調出兵,在德、英、法這些對中國野心勃勃的國家聯合行動的情況下,美國堅持“絕對不結盟”政策。總理衙門數名大臣都主張勦亂反戰,但慈禧大權在握強硬堅持對外宣戰,並將倡言議和的幾名外務大臣拉到菜市口斬首!聯軍兩千多人乘火車前往北京,企圖警戒北京公使館區,暴民攔截、清軍圍堵,義和團之亂上升和演變為八國聯軍與中國軍民的戰爭。此時,反應遲鈍的清政府才想到派出大員交涉,但聯軍拒不折回。慈禧這才明白一切已成定局,悔之莫及,為時已晚! (64memo.com / 2004)

  現在我們終於知道了,什麼是真正的義和團,什麼是八國聯軍侵略中國始末及其真象。中外一旦交火,議和機會不再,清廷只好召義和團進京參戰。十萬義和團以合法名義湧入北京,逢“洋”必燒,濫殺無辜,殺紅了眼,搶昏了頭。首先從殺教民開始,僅北京莊親王府前的大院,一次就殺了上千人,大院成了屠宰場。這些紅衛兵的老祖宗們,比其“打砸搶”的後代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整個北京城的大屠殺,遠比法國大革命時期更為恐怖!暴民獸性大發,歹徒乘機搗亂,婦女通姦殺不計其數,商店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搶劫、搶來的贓物竟在街頭公開拍賣!到處是燒、殺、奸、擄,皇城成了地球上最大的人間地獄!十萬義和團十萬土匪、十萬魔鬼,這些不法之眾暴露出來的是中國人潛在的獸性!肆無忌憚的瘋狂和暴虐,受害的不僅是外國公使館和洋人,也危及市民生命財產的安全,並潛在威脅到有被取而代之之虞的清王朝! (64memo反貪倡廉-2004)

  聽著使館外騷亂的槍聲和喧聲,目睹大片倒在使館外的拳民,美國公使康格,只好喃喃自語、默默祈禱。為自己和躲入使館內的美國公民憂心,也為衝擊使館而遭擊斃的中國拳民。這位性格非常美國化的公使,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仍然派員冒著生命危險,同清廷總理衙門溝通,希望清王朝出面解決動亂,出乎他意料之外,中國總理衙門早已大門掛鎖,官員早逃之夭夭。當時無一個國家得到自己駐京公使館任何消息,傳言各國駐華公使已被義和團斬盡殺絕。美國不再猶豫,開始考慮派兵中國“遠征解救”公使館。所以,史學家唐德剛說:“美國人最後入仕(指參加八國聯軍)實在是康格公使喊救命喊來的。”“美國入侵北京之戰,原是十分勉強加入的。”北明確認,事實如此。道理如此。翻閱那一時期的美國文獻也如此。康格派駐北京,自己同使館內的美國人命在旦夕,同清朝政府交涉無效,美國政府豈能無動於衷、坐視不救?! (64memo.com-89)

  為遏制列強乘義和團之亂達到瓜分中國的野心,美國曾第二度照會西方諸國,重申各國門戶開放政策,強調保證中國領土完整。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的第二度照會是歷史上著名的照會。美國堅持被損害的美國利益,但拒絕對華首先開戰。在各國聯合攻打天津大沽炮臺的軍事行動中,美國堅持拒絕參與。日軍、俄軍為守護大沽火車站在岸邊安營紮寨,美國艦只開往離岸兩英堻B停泊,戰事結束才返回原處,並帶回三名傷員給予手術救治,其中一名居然是一名被炮彈削去胳膊的中國苦力。大沽攻打當日,美國海軍少將路易斯•肯普夫(LOUIS KEMPFF)表示:他受到國家的指示約束,不能向一個保持友好關係的國家首先開戰。他這是一份寫給美國政府的公文,是情況報告,不是寫給傳媒的聲明,並且迄今為止也沒有向世界公開過,北明在查閱歷史檔案時才首次公開揭密。這就是歷史的真實。美國人沒有自我宣揚,而由一個中國女性北明秉持公義之道說出。美國沒有同中國反目成仇,關上友好的大門。應當補充的是,俄國的侵略野心並未在美國強硬政策前收斂。天津被佔領後,俄國立即搶佔海河東岸一帶劃為俄國租界,藉口鎮壓義和團遣兵二十萬入侵東北。為此,歐洲媒體提出抗議,美國國務卿提出質問,而中國政府未敢聲張。俄國入侵東北所留下的禍根,成了後來日俄戰爭爭奪中國的太平洋戰爭的隱患。這就是歷史上的“蘇聯老大哥”與“美帝國主義”各不相同的本來面目! (64memo.com / 89)

  清廷洋務派與保守派之內爭,給了列強野心擴張的極好機會,使中國最後必須面對八國聯軍的武裝進兵。而美國既反對列強擴大在華勢力範圍,又要和七國一同出兵保護美國在華生命;既不放棄自己在華利益,又堅持維護中國領土完整。這就是美國的政策立場。

  美國始終堅持對華友善態度,庚子之亂列強乘機索賠,美國堅持公道合理的原則,提出大幅度縮減賠款,減輕中國負擔。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考慮中國國弱民窮,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效仿美國。而其中後來被稱為“蘇聯老大哥”的俄國熊,是索賠最狠的國家,佔總數的近百分之三十;其次是德國佬,有著殖民獨立史的美國是唯一的例外,索賠額最小。客觀事實是美國面對中國,它代表的是本國利益;而面對七國列強,美國卻成了庚子賠款商談中為中國代言的人。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第二度照會,曾使中國免於被列強瓜分的厄運;美國堅持公正原則,也使中國經濟免於崩潰。這並不是說美國在歷史上對中國情有獨鐘,實質上是取決於美國的立國精神和外交方式,它秉持的是本國利益與人類利益相一致的信念。只要檢閱美國外交行為史實,就會發現因意識形態的契入和國際資訊的封閉,我們很難實事求是了解美國,因而無視大洋彼岸一個獨立並相異於我們的世界的真相。北明告訴我們,這些有據可查的史料匯編還保存於美國國會。它沒有寫進美國的歷史教科書,也從來沒有被歷史學家和媒體特別在意和大加渲染。1900年8月,聯軍佔領義和團暴亂中失控的北京,在美國的主張下,曾一度縱容義和團暴亂的大清政府得以繼續受到維護。在美國國會檔案館,北明還發現光緒親自致美國的信,請求美國出面保護中國和平。以光緒為首的“帝黨”為清廷內部的改革派,此信足以說明光緒對美國門戶開放政策的信賴;也說明光緒意識到為收拾以慈禧為主的保守派所製造的危局,列強中唯有美國可依靠和利用。另一發現是美國總統麥金利的回復。美國總統表示,美國人首當其衝的憂慮首先是公使館的危機和堶惜H員的生命安全。“除了希望正義與公平之外,美國政府和人民對中國別無他求。”後來北明發現,其實光緒也給日本寫了求援信,希望日本居中調停,她發現在中國山東有這封信的譯文,只是由於中國意識形態化的歷史觀念,此件未予重視而已。英國當時對中國的關係,僅次於美國,是否給英國或八國聯軍中的所有國家也寫了求援信?北明以後正式出書時,將再進一步予以查證。 (64memo反貪倡廉-89)

  面對中國事務,中國與西方世界觀念各別,特別是對某些民族主義者而言,外國人就是魔鬼,魔鬼總是要把自己打扮成天使和受害者;而西方人就庚子之亂的始末和實質,卻自視自己是受害者而不是製造者。義和團暴亂發生後,西方世界多次正式通告、照會、敦請清政府採取措施;這種敦請一直延續到北京被圍、總理衙門人去樓空、德國公使在敦請途中被殺害。最後出兵中國的主要原因是出於自救和無可選擇。如果不是慈禧為首的大清保守派縱容義和團、無視國際協約和各國多次通告和請求,利用內亂外患來打擊光緒為首的洋務派,庚子之亂絕不會發生,“八國聯軍侵略中國”的“侵略行為”絕無機可乘並成為事實。經驗證明,歷史可以被支解、真象可以被遮蔽、事實可以被歪曲;而北明面對無可置疑的歷史的原始記錄,“眼睛不近視、頭腦不糊塗、思維不混亂、心態未污染”,跳出模式思維和狹隘偏見的內在制約,北明對那段歷史、對中國教科書上的書寫,大大地打上一個北明式的問號?! (六四檔案-2004)

  近代百年國恥,有“火燒圓明園”一事,許多中國人卻把罪名安在美國頭上。北明說,這是一種仇美心理和民族情結,也是一種中國式的誤解。她知道她這樣說必犯眾怒,但也只好認了、忍了!獨立思想者注定孤獨!無懼於孤立的北明卻毫不退縮,堅持必須澄清歷史。相信這樣的“堅持”者,也許自己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火燒圓明園發生在1860年,是第二次鴉片戰爭時,英、法聯軍所作所為;而八國聯軍卻是1900年的事。那時美國對外實行關門主義,國內反奴隸制呼聲高漲,本土爆發了南北戰爭,即便是中國相關的教科書也很難把相距四十年的兩件事混為一談。圓明園被焚燒後又再度遭受蹂躪,這筆賬卻應算在義和團、當地無業?民和盲流亂匪身上,此事卻沒有記入中國的教科書。聯軍在華暴行,我們都一般籠統指為“八國聯軍”所為,但事實上在英文史料記載中,都有具體所指,如俄、德、法、英、意、奧;但美國排除在外,尤其令人驚訝的是,日軍也不在其列。事實上,並非所有的暴行都是中國人所為。俄國人在東北的暴行發生在聯軍進入北京之前,他們實施冷血殘殺,把中國人的屍體拋入激流,黑龍江江面上飄滿浮屍。法國人的暴行同樣令人發指,他們全副武裝進入中國民居,殺人放火、為所欲為,許多婦女為躲避法國士兵的追蹤,被迫跳井或自焚。一位外國傳教士的兒子,作為目擊者,曾寫下如下證詞:“中國士兵和農民階級曾竭力置我們於死地,但我們看到文明國家的代表們對他們殘忍的肆虐的景象,仍流下同情的淚水,並為這類暴行同樣感到可恥。”美軍、日軍在華行為自律,與暴行無涉。在聯軍大規模的搶劫中也屬例外。美軍紀律良好、行為規範,其在華行為直接受到美國國務院的關注。美軍嚴厲禁止搶劫,並許可在自己的佔領區內開槍鎮壓搶劫者。其佔領區內最先恢復正常生活,中國人生命財產安全也受到保障。日軍行為也與後來日本軍國主義在華行為判然有別。美軍第二任指揮威爾遜為德軍暴行感到驚訝和不解,並當面提出指責。美軍不僅制止德軍暴行,也反對英軍宗教復仇行動。在北京郊外,有一座美麗的白塔寺,座落於丘陵之脊,被英軍擅自毀滅,英美聯軍的美軍總指揮威爾遜對這種行為表示譴責。他曾一起與英軍指揮巴羅立於山丘上,共同沐浴東方落日的霞光。威爾遜問巴羅,為什麼英國大臣想到要毀滅一個如此著名的歷史文物?巴羅說,如果基督徒不毀滅這個著名的中國寺廟,那些已經毀滅許多教堂的中國人將會認為這個白塔寺所供奉的神比基督徒的上帝更有威嚴。巴羅的回答使威爾遜目瞪口呆、不可思議!人類的宗教信仰竟如此勢不兩立、互不寬容和兼容?! (64memo中華富強/89)

  在當代中國的觀念中,八國聯軍出兵中國純屬“侵略”。許多歷史事實在相關的教科書中隱去;另外一些事實卻被置換於錯誤的歷史背景。這種歷史史實的轉換和省略,使人們無從了解歷史的真相和本來面目。當時拳匪暴亂、各國公使館危在旦夕,派兵自救的目的,在於討伐以義和團之名欲行顛覆中國皇朝之實的匪亂。若中國政府不討伐,各國自行討而伐之。而以慈禧為首的清王朝先是無視各國的通告和照會、縱容義和團暴亂,繼而將其收編由清軍統一指揮,到最後置國際協約和承諾而不顧、下令圍攻所有的外國公使館,以弱勢公然同八國聯軍宣戰,終至釀成一場國難。結果,清軍潰敗、義和團作鳥獸散;面對局勢失控的大清王朝只好逃之夭夭。聯軍佔領北京皇城,東方皇威與神聖不再。據當年中文報紙報導,入京聯軍並不騷擾頤和園和紫禁城。紫禁城由美軍派兵看守,雖然參觀的各路軍人有偷盜現象,但是並未受到聯軍的公然搶劫;而日本人也是故宮的守衛者,最後完好無損地留給了中國,當時京城居民看在眼堣]深感意外。圓明園廢墟一座,成了洋鬼子暴行的歷史見證,卻迴避此前自己同胞中暴民土匪的暴行和劣跡。從五十年代起至今,在不斷對八國聯軍的罪惡聲討中,卻無人提及故宮完整無損的事實,沒有人對這一事實中所包含的歷史資訊為之思考和質疑。北明對一個資訊被控制的環境中,洗腦功能之強大深感遺憾和震驚! (64memo.com-89)

  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中,許多相關事實令人不能置信,如翰林院被指為八國聯軍所焚毀,就與史實出入太大。事實上,翰林院是中國兵匪自焚,他們之所以火燒翰林院,目的是期望火勢蔓延與之毗鄰的英國公使館,不想風勢轉向,公使館倖免,翰林院及其輝煌的圖書館被毀於一旦。這是中國人自己幹的事,而並非聯軍所為。這個中國人名叫董福樣,是清廷“甘軍”的首領,他率領的士兵都是來自甘肅、青海一帶的回教徒。將近一百年後,我們被告知翰林院數萬冊經典被八國聯軍“洗劫一空”,並引以為國恥,卻不知歷史已被人改寫得面目全非!翰林院被中國人縱火自焚,西方學者痛惜僅存副本的《永樂大典》和從全國各地搜聚的《四庫全書》被化為灰燼。北明希望通過當年的外國傳教士、漢學家和記者的記錄,以及後來外國學者的考證和描述與我們的教科書的描述相對照,並從中見出當年曾被焚毀翰林院的火光映照並飽受驚嚇的“洋鬼子”的真實反應和表情、及其事後的記述。外交官們覺得,中國人對學養、傳統和建築美的崇尚,絕不會去自己毀滅一個世界上最古老悠久、擁有最豐富的收藏的圖書館。但正是中國的官兵拳匪使它變成了烈火、濃煙和灰燼。不僅當時如此,後來文革中的“破四舊”幹的也是同樣性質的一回事!公使館界內的外國學者們在撿拾灰燼中的殘片時,淚水幾乎奪眶而出。因為這些具有文化學術價值的東西不僅屬於中國,也屬於全世界,是人類悠久文明的輝煌。有一位目擊翰林院大火者記述道:“灰燼中大堆的殘骸,木本與殘枝敗葉一齊飛散,裝點著這個帝王中國的輝煌圖書館的廢墟。”此人是一位英國記者,也是一位漢學家,曾任袁世凱的政治顧問,名毛婸飽]GEORGE EME SR (Memoir Tiananmen-89)

  MORRISON)。他為此感到極其憤怒、褻瀆神聖,駭人聽聞,這是一次輝煌的災難祭奠。對作出這種事的民族,我們作何感想?自毀自己文明的驕傲和榮譽,又有何顏面把自己裝扮成純粹的受害者,並轉臉就以愛國者自居?!事實上大火後的翰林院,被中國人漠然置之、棄如敝屣,英國十分痛心,出面要求採取措施搶救殘稿的正是一位英國官員。他們或把搶救出來的手稿和書借送至清王朝總理衙門;或將灰燼中撿拾的殘卷碎片自行珍藏。有位曾在華執教的英國漢學家巴克豪斯(EDMUND TTREL WHY BA CKHOU SE)在這場大火過去十餘年後,把自己精心保存的六卷《永樂大典》送交英國牛津博德利安(BODLEIAN)圖書館,讓它們在那兒得以永久棲身。這便是半個世紀後,我們的教科書中所說八國聯軍搶劫中國古藉。對這種與事實不符的指摘,各國曾要求更正事實。而北明對這種高貴的“搶劫”,表示由衷的尊敬和欽佩!與此相關的,在中國社科院出版的《國恥事典》一書中,我們見到的卻是幾乎相反的事實,北明指這是部所有的史實都不標明出處的書。其中稱八國聯軍用《永樂大典》代替磚塊,修築工事和鋪路,甚至做成馬槽,北明對此不置可否,但認為結論應來自多種資料的參照和比較。她同意西方人回憶中的說法:“多卷價值連城的百科全書,實際上被攻守雙方用於加固自己的工事。”她以為這種說法比較客觀,不帶民族情緒煽情。 (64memo.com-2004)

  曾有人寫文章對北明提出批評,說圓明園尚在,就有人開始為八國聯軍辯解;令這位批評者更不能容忍的,是北明竟指火燒翰林院是中國人所作所為。憤怒抨擊北明說的不是歷史,而是政治,是對自己民族和國家的污辱!然而,圓明園確乎是英法聯軍而非八國聯軍所為,事情發生在鴉片戰爭期間,這就是北明的再次回答。而火燒翰林院的歷史背景是:1900年6月21日,清政府對外宣戰,義和團和清軍開始圍攻使館及西什庫教堂。6月22日黃昏,清軍燒毀英國領事館東南角鄰接的密集民居。6月23日,清廷“甘軍”頭目、伊斯蘭教徒董福祥在翰林院點火,期望火勢蔓延至英國領事館,結果風勢轉向、事與願違。這是北明的進一步指證。她的資料依據於美國國會圖書館。這純屬史料記載,既不為政治目的,也不為民族利益,並且從未公開披露。北明也許是首位發現者,也是首位披露者。而當時的真實情況是:洋人危難中尚痛惜中國神聖經典,慈禧卻正在紫禁城中觀賞“滅洋”的戲,好象大火燒毀的不是中國的翰林院,而是英國劍橋牛津。慈禧的後人更把責任全撂在洋人頭上,把自己先代女皇身上的歷史塵垢和污跡拍打和清洗得一乾二淨。然而,各國記錄在案的歷史,誰也不能銷毀淨盡。對中國人來說,遠至焚燒翰林院的歷史事件如此;近至封殺文化大革命和“六四”運動的歷史真象也如此。 (64memo祖國萬歲´89)

  除此之外,北明披露義和團暴民破壞現代器物、設施的劣行,也被同一位“脊梁高聳”的批評者斥為大膽,竟敢為侵略者“塗脂抹粉”,犯下了“千夫所指”的不可饒恕的“叛國”罪行!北明指出,義和團破壞中國大地上的鐵路、火車、橋樑、電線、郵局等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盲目暴行。並提出義和團和八國聯軍,面對中國境內的現代設施,一方是反覆破壞,一方是反覆修復。毀鐵路、焚電局、割電線、拔電杆,完全是出於仇外心理的恣意破壞;其行為與為燒毀英公館而縱火焚燒翰林院屬同一性質。這些現代設施既非洋人出資、也非洋人修建,也不屬於洋人的主權,它們是中國大地上亙古以來第一批現代化基礎工程,其在對外貿易和經濟建設中的意義和作用不言而喻。義和團以“愛國主義”的暴力熱情不惜毀滅中國鐵路等珍貴設施,此種愚昧舉動讓天下見笑,被人斥為“利民之器,躬自毀之。”毀路與修路,利弊禍福,涇謂分明。北明尖銳指出:“中國現代化歷史進程受人為遏阻和破壞,其始作俑者,正是中國人自己!”近代百年屈辱,有外辱也有自辱,從西方列強迫使大清王朝打開商貿大門,到今日改革開放廣泛歡迎各國對華貿易競爭,事情完全是一回事,只是觀念變了。今日的中國人同樣“愛國”,也兼有“愛球”的全球意識,卻不再會把“義和拳民”式的眼光、胸襟、心理氣質奉為圭臬!同樣性質的一件事、同樣的行為和做法,過去嗤之以鼻,今日熱擁入懷;過去視之為禍,今日視之為福;過去怒目相視,今日握手言歡。決不會再有誰承傳拳民骨血,要把到訪中國大地上的洋人連同來自西方的飛機、輪船、汽車、火車、電影、電視、電話、手機、電報、電腦等等全他媽的趕走、砸爛、橫掃出中國去?!今天的中國人決不做義和團陰魂附體的一代,決不願回復到閉關鎖國的小國寡民的生活中去,繼續與世界雞犬相聞、不相往來?!由此,我以為治學嚴謹的北明“說”的正是“歷史”、而且是誠實的歷史;而她的“批評者”說的恰恰是“政治”、而且是虛偽的政治!其“政治”的基點不外乎民族偏見和狹隘民族心理情緒,甚至不排斥基於社會主流“意識形態”制約的政治愚見和偏見!北明並不是一個“為它國侵略自己中國的行為”辯護的“洋奴”,她身上始終流著東方的血液,這是新一代人身上流著的“東方的血液”;她是個堨~不改“黑頭髮、黑眼晴、黃皮膚”的生理特徵和精神氣質的“世界公民”。她的意識是兼容東西方文明的全球意識、地球村的村民意識;而不自我設限於東亞或大漢精神立場。她的精神意識是人類諸多文明互滲的自然折射。她是一個思想上、精神上、境界上都具備綜合生命素質和潛在影響力的女性,卻為一個時代所遮蔽、湮滅和拒絕。較之那些備受“推崇”的精神浮渣,北明是深層意義上的人類精神奧祕的探索者。如果我們持公正立場的話,北明的超前意識足以對當代中國產生真正的影響,是那些受到權貴呵護和溺愛的浮淺的“精神寵物”不可同日而語的。 (Memoir Tiananmen/89)

  北明認為,當今願意從自身一方找出“八國聯軍侵略中國”之原因者不多;把“義和團暴亂”和“八國聯軍侵略”兩個歷史事件互為因果來看的人也少。她對這段歷史的研究和探索是一次冒險。從大量的資料,她發現將歷史上將“義和團”稱為“拳匪”比比皆是,從中可見出中國社會的一種共識,對義和團的匪徒性質的普遍認同。“義和團”是拳匪禍亂,並不是什麼“偉大的農民運動”,這也許只是毛澤東這個農民運動發動者的“欽定”。義和團的愚昧無知是無以復加的,這個創始於嘉慶年間並廣為蔓延的民間群體,為八卦、白蓮的支流與流裔,被人視為使中國“創痛巨深”的邪教、妖孽。它迷信神師降世,專收幼童並教之以咒語和練拳,以為由此肉身可以刀劍不入、槍炮不傷。其所到之處,廣設拳場、遍貼招貼、設壇行拜,大行怪力亂神之道。義和團白天沿途滋擾,夜間群宿廟宇。每每夜深人靜之時,以涼水潤身,焚香、燒紙、念咒,繼而習練拳棒;而光天化日之下,頭紮紅黃二色包巾、腰繫紅帶、手執單刀招搖過市。若路遇穿洋布衣服者,竟視為異端,立即上前將其衣服扯碎,如遇發生爭執,就拔刀相向……這就是歷史上義和團的“拳民”形象。它最後由“拳民”演變為“暴民”是由其性質決定的;它不僅對國家構成威脅,對老百姓也是禍害。它公開提出要殺清朝政府中的“一龍、二虎、三百羊。”一龍為主張變革的光緒;二虎為李鴻章和奕匡,前者主張對外議和,後者與保守派相抗衡;三百羊為清廷大小官員。義和團在慈禧太后的庇護下,使北京失控成為暴民天下,就如同六十年後毛澤東煽動紅衛兵武力造反。所以,義和團血濺京城、阻撓改革是必然的。中國歷史總是斷代,而悲劇總是重演。斷代是因為封鎖信息、篡改歷史、控制輿論、愚弄國民。人們面對歷史的虛幻與人為虛構,竟以為真理在握、把假象當真象。悲劇是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而人們卻無從知曉、比較和分辨。紅衛兵與義和團除了年代不同,其本質卻是一脈相承的。義和團本是一場禍國殃民的歷史動亂和暴亂,而1949年以後竟變成了一場“偉大”、“愛國”的“農民運動”,使之與各個朝代的“農民運動”和近現代的“農民革命”互為貫穿並彼此輝映。如果數千年中國僅只能出產這麼一種罪孽和暴虐,並視之為具有“革命”意義的傳統加以承傳,那麼“義和拳”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六十年後的“紅衛兵”的前身;也就是說,頭紮紅黃二色包巾、腰繫紅帶的義和團拳民,正是胸佩紅色紀念章、臂戴紅袖套的“紅衛兵”當之無愧的先人! (六四檔案´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