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特寫(海外女性系列)
黃翔
2004年12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北明為我所關注,是從精神的角度,我所描繪的是她的精神畫象,而不是對她作出任何意義上的道德判斷。“道”與“道學”有天壤之別,北明屬前者。任何人都不是完人,眾生應該學會彼此之間相互的悲憫與寬容。北明在我的筆下,有天寬地廣的精神品質和精神視野;但也許從另一個角度、換另一種方式來看她,北明卻是不完美、有缺陷的人,她既不是“英雄”,也遠非“聖人”。但這恰恰是我心目中的北明。我以為她很適合美國商業社會的一個新詞:“剩人”,不是神聖的“聖”,而是剩餘的“剩”。我願意在人類精神世界的少數堅守者中,把她理解為大浪淘沙剩餘下來的人;持之以恆堅持下來的人;經由時間在人群中揀選出來的人。她同美國美安公司所推崇的“剩人”所不同的是,一個屬於現代商業活動領域,一個屬人類精神世界領域。北明是少數執著於人類精神追求並獨具精神特色的女性之一。她很像精神領域的超級大商場,外面看似與別的商場無異,但你一走進堶悼h你才會發現,它的空間有無限的寬敞,商品琳琅滿目。而其中有些商店深藏在人來人往的各式商店之中,也可以說是毫不隱諱地“曝光”在人們面前,而人們卻對它視而不見,幾乎沒有人想到要去光顧。但它堶悼X售的卻是極為珍貴、稀罕的物品,這些商品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懂得它的價值、並具備精神和物質的雙重購買力的。北明的《史前意識的回聲》就是屬於這種商店所展出的“商品”,只有少數識貨者才會去觀賞並發現它的稀有價值。寫到這塈甯藒M想起李白的一首詩:“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這敬亭山並非名山,是一般人看也不會去看、甚至不會感覺它作為“山”的存在。它以“普通”與“尋常”的面目顯示於人,其中隱含有極高的精神含量和境界,卻總是不引人特別注意。一旦朝它注目,就會發現這堙H人極少,甚至渺無人跡,感覺連空氣也很稀薄。常人如果進入其境並極力朝其無形的高度攀登,就會感覺頭暈目眩和難以承受。 (Memoir Tiananmen´89)

  除《史前意識的回聲》少有人識別外,北明的《八國聯軍中的美國》引起的卻是另一種反應,它讓一些人群起而攻之,憤怒、聲討、咒罵,以為不殺北明不足以解國憤!這是些拳匪的後裔們,那些“愛國”愛紅了眼的人,那些天生的血性莫明其妙朝人發泄的人,那些慣於在皇城的圍朁M四合院堳銩Q和行為的傳統的“井底蛙”,那些不罵人、不損人、不傷人不足以使其心理、生理和性情正常和平衡的人,那些高呼“偉大、光榮、正確”或“萬壽無疆”時就蜂湧而上、面臨血腥鎮壓時就作鳥獸散的人,那些只習慣並安於生活在一方水土、而不習慣於生活在無晼B無頂的星球大屋中的人。 (64memo中華富強/2004)

  其實,北明只不過有自己的創見並試圖將自己的見解同人溝通,她並不視自己的觀點是唯一的、絕對的;相反,她視自己的觀點與別的觀點平列、兼容並多元共存。你願意信什麼,你願意持什麼看法是你的事,北明闡述的是億萬種思想之一的“北明思想”。她並不以為這一“思想”至高無尚、統率萬民並象旗幟一樣插遍全球、紅遍全球,它只是北明式的一種顏色和聲音。人與人就像品種不同的樹木,各自生長,相安無事,相對保持一定距離,共同組成一片森林,共同分享日光、空氣、水和泥土中的養料。沒有哪一棵樹與另一棵樹相互擠擁、摩擦,只允許自己存在,不允許別的樹生長。其中有的樹會特別粗壯、挺拔,高聳於其他的樹之上、直插雲霄,但這是自然生長,沒有別的樹因此而嫉妒、憤憤不平,而希望把它擠倒、擠出大地和地球。北明就是樹林中一種品種特殊的樹,高出於別的樹之上的樹,它的根深紮大地,它的如雲的樹冠接近天空。不企望仰視也不仰視別的樹,也無那份自覺不自覺地俯瞰眾樹的虛妄。作為一棵樹,它同別的樹一樣享有生長的權利,但卻具有不一樣的生長能力;這是生命的法則和自然的規律。不管別的樹是否對它以為然或不以為然,它卻依然是它自己。這就是普通一個北明及其思想和精神的綜合境界。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湍必鏟之;行高於眾,人必毀之。北明坦然面對同類的“摧”、“毀”、“鏟”,她無懼抵毀,也不在意世人非議,卻期望人群中少一些無腦族、多一些獨立思想者和發現者並彼此互相發現。 (64memo.com/89)

  2004年10月18日夜於新澤西赴匹茲堡前夕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