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特寫(海外女性系列)
黃翔
2004年12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美麗如黑暗  

  一個美麗如黑暗的女人,黑暗本身就是美、邪惡的美;但她不是黑暗,她只是融入黑暗背景中的一個女人,渴望走出黑暗。她還在童年的時候,接受了父親的血肉的親?;這是一種特異的原始生命的衝動,也就是說父女之間有了亂倫關係。從人類倫理角度看,她沉淪在罪孽和負罪的陰影中,她的生活是一片美麗的濁水。三十一歲的時候,她有了兩個依偎在懷中的孩子,她突然從生命中體悟到什麼是亂倫。生活在人群中的她,感覺自己沒有權利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孩子身上;她甚至覺得自己不值得孩子信任。她把這件事報告了父親駐地的有關當局;她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父親再婚後又有了兩個孩子,已經長到了她當時的年齡,她必須保證同樣的悲情情不再發生。她這是向當局報告,而不是向警方控告;她認為懲罰並不能稀釋或杜絕人類的原始的情欲,也許還會增長人們之間的隔閡和仇恨,這是她所不希望的。無論是情願還是不情願,她都願意原諒父親這種性的純粹的欲望,雖然對未成年的孩子實施性行為就是暴虐、就是犯罪。她希望犯罪者接受受害者的寬容,而她自己最後也得到心理的康復。這個沉浸在黑暗中似乎無可救藥的女人,卻有一種與生命同在的陽光的品質,使她的生命美麗地重獲敞亮。 (64memo.com/89)

  她的康復的第一站是人跡罕見的地方,那兒的特殊地名是:“雲?四方”,它的進口立著一塊神奇站牌:“四海為家”。這個失去心靈的家園者,在漂泊中尋覓家園。她兩手空空、一無所有,她的財富就是生命和生命結下的果實:兩個孩子。她帶著自己孩子飄來飄去,有時候甚至向人借車寄宿。有一個晚上,車子停在樹林堙A就在近旁的一棵樹上,成千上萬的螢火蟲上下飛舞,儘管置身在黑暗的愁悵甚至恐怖中,她卻感覺這是她生命中一個最美麗最愜意的黑夜。 (64memo反貪倡廉-2004)

  這是個家世複雜的混合血統的女人,她甚至不知道在人海茫茫中,她來自何處、她究竟是誰?她的出身可以歸屬於加拿大法國人、也就是高加索人;也可以是美洲印地安人、也就是美國土著;也可以說是亞洲人、確切地說是中國人。這個被北明偶爾發現並接觸的女人,北明稱她為“中國上個世紀丟失的女孩”。北明在人海中發現了她;我在北明的日記中發現了她。兩種不盡相同的視角,注視的卻是同一個女人。對於北明來說,她“丟失於上個世紀”;對於我而言,她“仍然在黑暗之中”,美麗如黑暗。這個女人作為一個“人”,也許不屬於任何種族,她的存在卻是所有種族內質的結晶。她帶著孩子流浪漂泊、無家可歸,她的流動的“家”卻隱祕地建築在她的心中。 (64memo.com´89)

  她很小的時候,就己經顯示了歌唱的才能。後來因為一次唱歌失敗,受到父親霹靂般的斥責,從此啞默二十年不再歌唱。在她流浪前的一天,她獨坐廚房地板上,突然有一種久違的旋律從心中流出,她感覺她的青春瞬間在歌聲中復活,她啞聲二十年的歌喉又重新復蘇。這個有一半血統是中國人的女人,中國在她心中份量很重。她有一種深心的悲憫之情,那就是在燭光中為遙遠東方的人和世界默禱;還有一個未遂的願望,那就是有一天終於去到中國,並且在長城上翩翩起舞…… (六四檔案 / 89)


媽的奴才心態  

  人在美國,北明仍未忘記那舉國上下之“罵”,罵的對象卻是美國,並且在“美國”兩個字後面必惡狠狠地加上個“佬”字或“帝國主義”幾個字,仿佛不罵不足以泄中國人之國憤!然而一旦在美國呆下來,卻會脫口而出:“他媽的,該死!”自己咒罵自己。因為你會發現這片新大陸卻是上帝的福地,而自己來自的那片大陸,曾經經歷過的那些年代,卻正是或至少曾經是上帝的棄地。 (六四檔案 / 2004)

  在美國的高速公路上,南來北往的車輛前後不見首尾。北明感到的是:交通!能源!速度!活力!住宅區四周無處不是綠樹和青草,松鼠在庭院或路邊的樹上蹦跳,野鴨在公園或房前屋後安居,大雁閒?草地、湖濱,莊稼從不見人起早摸黑操勞卻遍地興旺。沒有囚於籠供人玩味的鳥,卻有毫無懼意地漫步人前的鹿。沒有人思想受囚禁,也沒有囚禁思想的人。自然。和諧。田園。生活。不是紙上的描繪或詩意的想像,而是塵世的真實;是這片大陸每一個普通人的人生現實。被迫流亡或無奈漂泊的北明突然想到,自己來自的那方貧瘠的“窯洞”或“高坡”是上帝的棄地,自己和自己為生存掙紮的同胞,天長日久地是上帝的棄民。 (六四檔案 - 2004)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是別人的國家,土是人家的土,水是人家的水,房屋是人家“詩意的棲居”而自己是寄居,景色是人家的風光而自己是旁觀。月亮是同樣的圓,卻也確實比在故園頭頂垂得更矮,也感覺比東方月輪更大;天空無疑比中國更藍,即使在人口稠密的紐約大都會或工業地區,也感覺不到流水和空氣的污染。天就是天。地就是地。人就是人。一切輪廓清晰、形象分明,不同於東方天、地、人交混的那一份特殊的圓融,但這兒的“人”卻是天地中自己自由支配自己身體和靈魂的人。這是北明的切身感受和精神發現,卻總覺得自己仿佛悄然潛入別人室內祕密偷窺,始終不是這“屋”的主人,而只是一個流浪者、漂泊者、旅居者。在她看來,這片大陸的一切,不是招貼、不是剪紙、不是想像,而是真實的人間天堂。北明是個“山妹子”,來自中國大陸,那兒同樣遼闊的土地,卻是另一幅不堪回首而至今依然的畫面:荒山禿嶺、土地沙化、河流乾涸、林木盡毀、空氣污染、人口過剩;還有地方苛捐雜稅和層出不窮的貪官污吏;還有逃離土地的眾多盲流、棄嬰、妓女和私闖民宅如入無人之境的警察……警察本是人民公僕,卻在人群中自視居高臨下。他們擔負有一項特殊任務,那就是如何使公民精神貧乏、思想萎縮,把追蹤、發現、迫害行使言論自由者視為一個警察的天職! (64memo.com - 1989)

  美國有潘恩的《常識》,鼓動人民為獨立、自由而戰;有自己的《獨立宣言》,美國人由此從英國人手媊僚o了獨立戰爭。中國有毛澤東的《語錄》,教導國民的永遠是一成不變的“思想統一、步伐整齊,才能得勝利。”十幾億人舉手投足、整齊劃一,只會手中搖動“語錄”、口中高呼“萬歲”,除此別無其他。美國有三權分立的民主政體,而擁有這個政體的美國卻誕生於妥協與寬容;中國延續傳統專制體制,建構於鴉雀無聲恐懼和威懾、暴力和血腥。作為一個被驅逐者,北明渴望無論置身何處,這世界都同樣美好,每個人都是這個星球天經地義的主人。為此,她既要探究人家的那一份福根,也不忘忍痛揭自己的傷疤。 (64memo祖國萬歲-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